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涂猛秘书长专访(二)

2009-10-27 16:17:22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989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成立,并创建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公益项目“希望工程”,时至今日,“希望工程”已经实施20周年,累计资助的学生达到346万多名,获得捐款超过56.7亿元人民币。在其20年的发展历程中,“希望工程”为中国公益历史创造了奇迹。

网易公益:我们这次20年的寻访,像您刚刚讲的,可能我们是要看这20年希望工程带来的改变,对于受益人的改变,包括我知道您可能还会对希望小学的建设其实也是做了寻访考察,不知道对于青基会而言,你们有没有很明确的目标?比如这次考察的期望是什么,从7月份的考察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涂猛:寻访希望工程20年,我们的主旨其实很简单,通过讲述我们受益人,讲他们真实的故事,当然还有一些相关者,就是一些捐赠人。主体是受益人,向社会公众做一次交代,这是我们核心的主体。20年来,社会各方面都给了很多的评价,我们归纳了一下,大概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希望工程为我们帮助贫困农民的后代,解决他们上学的困难,这是做出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业绩的。筹款那么多,资助了那么多学生,在全世界找不出第二家。资金规模和我们资助学生的规模,包括联合国的官员来考察,我们跟美国、欧洲很多发达的国家NGO在一起交流的时候,一听这个数据都很惊讶。联合国的官员也说,第一次来考察的时候,中国还有那么大规模,那么好的公益项目。

网易公益:也算是中国公益史上的一个奇迹了。

涂猛:还有一个评价,说我们为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社会公益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典范。20年前,中国没有一定意义上的NGO,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公益项目,应该讲希望工程是做得比较早的。这些年我们做的比较早,应该说社会评价也比较好。同时很多的社会人士,特别是理论界、学界的评价比较多一些,说希望工程为中国当代公益文化的兴起,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我们一般讲文化,他们讲人们的意识,讲制度安排,还有行为方式。20多年前,改革开放才刚刚开始。我们政府才提出来要由大政府、小社会向小政府、大社会的一种转变。很多的公众都是,一般出了问题找两个人,主要问题找政府,我们那个时候的政府基本上把公民从摇篮到坟墓的问题,基本上安排好了,包括人去世之后,还得开追悼会,都是单位安排的。

除了要找政府之外还要找一个人,就是找自己的亲戚朋友,这是几千年的习惯。希望工程出来之后他们学会了找第三个人,就是社会。给公民了一个启示,原来要解决我们的困难,除了找政府,找亲戚朋友之外,还可以找合法的第三方,这是历史的转变。还包括公益制度,包括法律,包括政策,还包括对其他NGO的一种投资运行、项目运行,提供了很多经验。还有对人的行为发生了影响,我们这次请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对希望工程影响力作了一次调查评估,这个评估有一个对比,这次的数据比以前数据大很多,包括希望工程的参与度,以前省会城市是50%多的居民,这次能达到60%多。还有我们讲品牌的忠诚度,就是他持续捐赠,以及他捐赠的额度,比10多年前都是10%、20%左右的提升。包括希望工程在内,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正在成为公民的习惯。已经从神殿里面走出来了,以前捐钱之后很多人认为这是道德感,很多人现在认为这是应该做的。

大家的评价很多,我们做出交代的同时,也希望社会对我们再做一种理性的评价,包括对我们不好的我们也要吸纳,这样的话有利于今后走得更快、更好一些。

刘小宁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公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