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感动

2015-12-21 16:51:50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文/刘园(酉阳督导)

绝大多数留守儿童都是随爷爷奶奶生活的,一部分跟随其他亲戚生活,当然,还有一部分是自己独立生活的。在酉阳县花田乡张家村,就有一些这样的孩子。其中有一对姐弟,姐姐从5年级开始和弟弟独立生活,自己还喂着鸡,种着菜,把一日三餐、赶场采购等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样的孩子,对生活没有丝毫怯懦,也并不会自觉地认为自己坚强。生活逼迫他们比别的孩子更早地成为成人。既然是成人心态了,还有什么可抱怨和悲伤的?

今天要说的是一个叫张雪冬的男孩,他最近暂时一个人生活。这天,他请我们到家里吃了顿饭。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感动


老师,饭已经好了

我们正用脑筋急转弯、心脑协调小游戏和几个附近的留守儿童互动。他们笑得前仰后合,这时张雪冬带着满裤腿灰进来了。他之前说是回家打苞谷面(喂猪用的),估计是刚忙完,活儿还在裤腿上呢。

立刻考他脑筋急转弯,那些孩子没有一个能忍住不说答案,每说一次就哈哈大笑,张雪冬也不例外。他得体地配合着小伙伴和社工,一个不注意,见缝插针地对我说:“老师,饭已经好了。”眼神十分坚定,很像个成人。

“你是说晚饭?”

“是的,已经在煮了!”

因为新社工重新驻点,需要重新建立娃娃档案,社工去了张雪冬家两次都没能要到他爸爸的联系方式,只了解到爸爸在广东打工。通过妈妈了解,始终没有得到准确的答复。这几天,妈妈去了黔江,留张雪冬一个人在家里,自己打理生活,和邻居一起打理猪。

虽然妈妈不在,但是依然可以请老师吃饭,饭已经煮好啦,不容拒绝。

妈妈不理解我

我们沿着满是菜藤的小路,曲曲折折地来到张雪冬家。一进屋,被满屋狼藉惊呆了。灶台周围层层叠叠堆了很多碗,因为这边习惯吃猪油,那些不知道多少天没洗的碗已经凝在了一起。屋里简直没有放脚的地方,似乎所有东西都不在位置上。和这一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压力锅里的饭香气扑鼻,桌子上洗好的菜鲜嫩欲滴。

“菜已经好了,我去刮洋芋!”张雪冬挽起袖子,端起盆子往客厅走去。和厨房相比,他觉得客厅要整洁卫生一些。事实上,客厅也是一片混乱。“雪冬,这屋子实在是太乱了,我们要把每件东西放在它自己的位置上才行!”

“是的,老师!”他娴熟地刮着洋芋,一边快速地扫视了一遍屋子。

“刚才你打电话哭了,是为什么?”

脑筋急转弯结束后,我们让孩子们用乐和云家电话跟父母沟通。快轮到张雪冬的时候,他紧张地直冒汗,两只手一直在衣服上搓。在我们的再三鼓励下,他终于“上场”。

和之前家访的效果一样,张雪冬的妈妈不信任我们,再三询问我们是谁,什么目的等等。张雪冬跟妈妈的沟通也很不顺利,本来引导孩子给妈妈讲述一下下午学习《礼运·大同》手语歌的事情,同时问要爸爸的电话号码。

但是,沟通还没开始,妈妈的一番质问已经让孩子哑口无言。根据孩子的回答,我们大致了解到妈妈在问身边的的人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学校的老师,什么时候来的,周围还有哪些人,同时,妈妈还以非常严厉的口气,让孩子不要一天在外面玩……

张雪冬低头无言,一边听训,一边已经泪流满面。他打电话的目的,无非就是像其他孩子一样,问一下爸爸的电话号码,另外说一下下午娃娃团活动的事情,为什么妈妈像审犯人一样交代给她那么多呢?

提起了伤心事,张雪冬默不作声。我问:“是不是觉得妈妈不理解你?”

“是的。”

是啊,一个五年级的孩子,一个人在家,乱七八糟的屋子,能待得住吗?不跟小伙伴又跟谁玩呢?新来的社工老师又不是坏人,为什么连爸爸的电话号码都不告诉?

“雪冬,理解是相互的。你今天觉得妈妈不理解你,事实上很多事情,你也不一定理解妈妈。”

孩子若有所悟。

两个菜和三碗饭

因为是很多天的碗,把所有的碗拿起来之后,灶台上有厚厚的猪油印子。喊张雪冬烧热水、找洗涤剂,我开始清理那些陈年旧碗。洗涤剂没有了,我让顺路过来玩的孩子出去买一瓶新的。

“老师,我去就是了,我拿不要钱。妈妈说,缺什么直接拿就是,她回来结账。”

又是不容置疑的口气,好吧,这孩子真是太有气场了。一会儿工夫,一瓶新的洗涤剂来到,压力口已经旋开,直接就可以用。这孩子太有心了。

洗了差不多十多个碗出来,我顺便把炒锅、锅盖、水瓢、洗菜盆全部都洗了出来。是啊,任何一件餐具,都是脏的。孩子的妈妈这是走了多久了!

张雪冬一时都没歇着,他问我:“老师,你爱吃洋芋片片还是洋芋丝丝?”

“大洋芋的话就切丝,小洋芋就切片,你自己判断。”张雪冬最后把一大盆洋芋都切了片。

锅碗瓢盆和灶台全部清理干净,我环顾四周,发现客厅桌子上和地上的垃圾已经清理完毕。张雪冬的动作可够快的!

一切就绪。张雪冬打开煤气就要倒油。“炒锅和铲子上都是水,倒油的话会溅起来!”我们连忙阻止。张雪冬抱歉地笑一笑,先烤锅。

“你用什么炝锅呢?有没有葱、姜、蒜或者干辣椒?”我见除了洋芋和青菜,再没有别的食材,连忙问一句。

“没有!”显然,孩子平时做饭,都把这些忽略了。

最后,我们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些剁椒。用的是沼气,火很小,一点都没有炒菜的感觉。我们盖上锅盖,开始聊天。

张雪冬一遍又一遍地在客厅里翻一种叫做丝栗(方言发音)的坚果,一颗一颗剥给我吃。桌子上堆了大大小小无数栗子,最好吃的当然是丝栗。有些丝栗硬一些,有些软,软的更加美味。我挑来挑去,要么挑到坏的,要么就是硬的,很不得法。张雪冬说:“老师,你拿起来摇一摇,有响动的是硬的,没响动的就是软的。”

原来如此!孩子真聪明!

丝栗很快就吃完了,屋里也实在翻不出来了,张雪冬说可以再去外面捡。“大概要多久能走到?”“四十分钟吧!”“太远了,今天不能去了。”“不是不是,一分钟就到了!”

一个不注意,他从客厅里找了一个塑料袋,转身要出门。竟然是去捡丝栗!“洋芋马上就熟了,不用去了!”

“老师,很快就回来了!”

火实在太小了,怕还需要很久才能吃饭。我一个人坐在桌前,看着经过简单收拾的屋子,感受着黄昏阳光的照射,心里酸甜苦辣都有。

张雪冬回来了,塑料袋里大概装了十几颗的样子,小小的指甲盖大的丝栗,一一摆在桌子上,也沐浴着太阳的光辉。

洋芋出锅了,喷香可口。接着是青菜,在小火上炒了差不多七八分钟,半生不熟地捞出来,开饭!

张雪冬一一给大家添饭,两个社工、一个小伙伴、自己,有条不紊地忙碌着。饭到一半,又来一个社工,张雪冬连忙喊他坐下吃,老练得像个长者。

2个菜,5个人,吃得很欢乐,席间张雪冬甚至提了一瓶啤酒出来!菜不够,张雪冬在吃到第二碗的时候,就开始只要汤油,没有挑菜了,这让社工唏嘘不已。

裤兜里的手电筒

吃完饭,张雪冬就想跟我们离开。我强调吃完饭首先要把碗洗了,张雪冬立马照做,认认真真把碗洗碗,灶台擦干净,垃圾处理掉。如果平时有大人告诉小孩子该怎么做,他们会做得很好。

他兴致勃勃地继续跟着我们,不知夜之将至。我们也没拒绝,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想想都无聊。快到社工站的时候,我留意到孩子裤兜里插着手电筒。原来他早就做好了晚归的准备呢!下午我们在教《礼运·大同》手语歌之前先对娃娃团做了预热,告诉他们要成立学校附近的娃娃团,要选团长出来。团长必须起好带头作用,学习要好,要愿意为大家服务,愿意帮助小孩子等等。

也许是听者太有心了,教学的时候,张雪冬站在队伍的第一排,整个过程都一丝不苟。最有意思的是,他非常主动地教那些动作不标准的以及后来的,丝毫没有不耐烦。看他这表现,似乎是专为团长职位而来。

这样一个有心、懂事、成熟的11岁小男孩,如果能再多拥有一些教育资源,会是栋梁之才。

yanfeiran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闫斐然_123456ABC!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裔少年为救人而中枪遇难 葬礼当天圆西点军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公益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