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丰宁:被击退的风沙

2015-07-03 17:55:41 
0
分享到:
T + -

虽然离北京只有180公里,在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小坝子乡,人们生下来就要学会如何与风沙共存。

这里属于农牧交错区,处于京津与内蒙古浑善达克和科尔沁两大沙地之间, 是风沙南侵京津的必经之路。当地民间歌谣描述了这种状况:“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地不打粮,沙子埋房……”

当年这里是“总理来了车都开不了”的黄沙肆虐之地,人们困于贫穷和生态破坏的恶性循环之中。

而如今的情形已经大不一样了,一切还要从一个由中日两国共同发起的防治沙漠化项目说起。

河北丰宁:被击退的风沙


河北丰宁:被击退的风沙



总理的车也开不进的地方

从1998年至2006年,任广梁在丰宁县小坝子乡当了八年主抓绿化的副乡长,他和同事们更需整日与黄沙为伴。

小坝子乡总面积315.6平方公里,2000年前全乡水土流失面积225平方公里,其中沙化面积113.3平方公里,重度沙化面积37.3平方公里,形成大小流动沙丘82处,沙坡19个。

那时乡里几乎连路都没有,村和村之间的土路经常被黄沙掩埋,汽车和摩托车都经常卧在沙地里动弹不得。任广梁和同事,所有的工作只能靠走。所有的工作,就是野外作业,包括两项:制图和刨坑种树。

任广梁他们需要使用GPS设备采集沙化土地的方位、面积,有时候,一面坡有几百亩,沿着边线走一圈大概要10多里路,任广梁和同事穿着军用的高邦胶鞋,白天带着水壶、干粮上山,晚上摸黑下山,没有哪次不累得恨不得瘫在松软的沙地上不再动弹。

还有刨坑种树。任广梁和同事头天量地、划线、挖树坑,等第二天要栽树的时候,前一天挖好的树坑早被大风掀起的扬沙填得没了痕迹。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坚持发动村民种树,但是,成活率极低。

要知道,此地位于北京西北方仅180公里,是抵抗沙漠化的最前线,也是北京和天津等大城市的水源地之一,可在2000年,它的沙漠化面积达到了总面积的44%。这一年5月12日,时任总理的朱镕基来到小坝子乡榔头沟村视察,据村民回忆,当时路上全是沙子,车根本就开不进来,村民连夜挖出一条路。当时朱镕基总理站在沙堆上表示,,政府对退耕还林的村民进行粮食和经济上的补贴,并立即作出了“治沙止漠刻不容缓,建设绿色屏障势在必行”的指示。

从此,小坝子乡就有了名气,治沙不仅有了政策上的支持,还得到水利、林业部门和各级政府高度重视,社会各方的支持和援助也源源不断地送到这里,其中不乏跨国企业的身影。

当时,丰田时任名誉会长丰田章一郎在日本看到了相关报道,立即下令迅速开展实地调查,并派人前往丰宁评估是否有可能在这里开展绿化工作。而此时,这家公司还未在中国开展整车生产业务。后

云南人李德木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2000年4月加入丰田汽车北京办事处,主要负责社会贡献方面的工作。2000年初冬,在接到从总部下达的去河北丰宁小坝子乡考察沙漠化状况的任务后,他便和另外一位同事动身,前往丰宁。

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李德木一行到达了丰宁县城,在去往小坝子乡的途中,道路被沙子掩埋,汽车开到一半就无法前行。刚工作不久的李德木并不明白,“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儿做这些事情?”

李德木和同事先后多次前往小坝子乡,在他们后来提交的报告中,有这样的描述:“沙子淹没了房子的三分之一,有的甚至整个都快被淹没了”。

几个月后,名古屋的丰田总部做出批示,在丰宁开展沙漠化治理。

2001年,中日共建的“中国首都圈环境保护示范基地”项目发起,由四方合作:中国科学院提供技术支援,丰田汽车公司提供资金并派遣日本专家、河北省林业局与丰宁县林业局负责植树作业及日常维护,日本地球绿化中心则从日本派遣志愿者进行支援。

打东边来的农学女博士

刚刚毕业的国友淳子是首个加入刚于2001年建立的丰田生态绿化部的农学女博士。当时这个部门正为在中国丰宁实施的这一项目招聘员工,国友正是部门七名博士之一。在项目执行的15年里,她往返日本、丰宁几十次,在丰宁一住就是二、三十天。在当地人的印象中,国友淳子为人豪爽,爱喝白酒,很快能和村民打成一片。

在与中科院的科研人员共同调研中,国友淳子发现,当地特殊的土壤、气候、降水量等自然条件下,需要因地制宜选择最合适的不同苗木。比如在山地的干燥坡面,适宜栽种油松、山杏;在朝北坡面,应该栽种落叶松等;而在谷地,利用白杨构筑双层防护林,在防风林间可以种植药草和牧草;在沙地,最好成格子状种生根力强的豆科和柳树类植物,稳固沙土。

对这种新的绿化方式,一开始林业局只是观望,并未采纳,但逐渐实施后,人们发现它确实有效,几年后,林业局也效仿起来。

在头三年里,国友淳子等人通过寻找适宜沙地生长的植物、开展大面积的植树种草,项目组共完成造林种草约1502公顷,栽种杨树、山杏、沙棘、沙地柏等树种177万株,并用这些植物筑成四方形沙障,固住了流动沙丘20多处。

这个过程中,项目也为当地培养了一批绿化人才,丰宁林业局站长廉诗启是其中之一。对于林学专业出身的他来说,过去最多只能从报刊文章中接触到林业技术,而这个项目却“把中科院那些专家都带过来了”,自己跟国友淳子这样的日本专家“一起工作就是好几周”。

国友淳子带来的各种试验一开始也让廉诗启大开眼界。国友淳子的试验非常精细,比如施化肥,分别有20克、50克、100克、150、200克,实验最后得出结论:施肥100克一株效果最好。另外,施多深也得研究,有的是根末10公分以下最有效,也有的是15公分以下最有效的,这些也都要实地做试验。

2008年5月,环境绿化交流中心在当地建成。在这里,技术人员会对农民进行培训,一些好的治沙经验和模式也由此推广到其他乡镇。丰宁县林业局一直负责该中心的运营。

居民的生计才是根本问题

此后的工作更为复杂。小坝子的沙漠化原因和其他地区一祥,居民的收入依赖于自然环境,单纯植树不能从根本上防止沙漠化。当地村民过去都已畜牧业和农业为主,放羊山羊和肉牛是主要收入来源。而这都是绿化成果的维系成为必须解决的课题。

为了让村民减少放牧,2004年,项目组购入了49头优质奶牛来代替放羊山羊,以贷款的方式提供给32户村民进行圈养。奶牛以饲料为食,在年景好的时候,除去成本,每头奶牛每年可带来3000-5000元的纯收入。

项目组也在引进经济作物上下了不少工夫。除了三四年就可以结果的山杏以外,还种植果树,以及黄芩、串山龙等药草,这些既可以绿化沙地又能增加收入。直到现在村民还记得国友淳子当年指导大家种植的京红123苹果,市场上一直供不应求。。如今露露集团每年会来收购山杏,等到7月下旬的采摘季,一个劳动力一天就能赚一两百块钱。

为了能够持续进行植树造林活动,项目后来又制定了重新获取植树造林资金的机制,即通过和当地居民的协商,将他们从人工林中获得的果树收益中的三成用于扩大人工林。林业局则开设了专用账户,将收益的三成作为“绿化基金”进行管理。

新家园、新机遇、新未来

“中国首都圈环境保护示范基地”项目已经持续了15年,2012年项目进入第四期后,主要工作是在河北与内蒙古交界的南沙口子的三个山头开地造林。随着第四期项目的展开,丰田中国已从总部完全“接手”植树事业,出资方从名古屋变成了北京。2012年4月,丰田专门成立了丰田中国社会贡献部,担任部长的便是当年不知道“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儿做这些事情”的李德木。如今在他看来,一家企业在社会责任面前必须要勇于担当,虽然单个企业的力量是有限的,但通过自身行动带动整个社会共同参与才是社会公益,或者说企业社会责任的真正意义所在。

从一组数字来看:在2001年到2014年的14年里,这一项目累计在丰宁小坝子乡直接投入资金约3,750万元。植树约500万棵,绿化总面积超过5万亩以上,树木的成活率高达90%以上,该地区的荒漠化面积由2001年的30.8%减少至10.3%,绿化面积由28.44%增加至51.44%。

村民梁义臣回忆道,以前只要一刮风,第二天大清早就得从窗户里跳出来,一车一车往外拉沙子,有时连房子顶棚都被沙子压塌了。而现在,梁家早已住上了窗明几净的砖瓦房,谈到现在的生活他一脸喜悦,“这十多年来,有不少企业过来种过树,但真正坚持下来的也就丰田一家。现在树起来了,沙子没了,生活也好了,俺们真得感谢丰田。”

“以前全是沙尘的时候全是烂地,根本没有企业愿意来,现在环境好了,外面的公司也来我们这投资农业了。我们的地现在都包给这些公司,也就是土地流转,好地每亩每年给800块钱,烂地400到600块钱。” 小坝子乡曹碾沟村村书记孟显智说,“除了有地租收,村民还能到这些公司投资的项目那儿干活,等于有了双份收入。”

而据孟显智介绍,最近又有一家公司想来村里搞光伏农业项目,目前正在洽谈中。

优化养殖、经济作物、引进企业……村民们正在从这场击退风沙的战斗中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而眼前的绿色也终于跟他们幸福的未来交融在了一起。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根廷"圣胡安"号潜艇失联超9天 女军官照片公布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公益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