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被救狗将运天津重庆 动保人士拒办检疫手续

2014-06-26 11:00:06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玉林被救狗将运天津重庆 动保人士拒办检疫手续

玉林被救狗将运天津重庆 动保人士拒办检疫手续

随着夏至已过,玉林狗肉节引发的讨论也渐渐偃旗息鼓。回望过去一个月在这座城市发生的种种,动物保护人士(以下简称动保人士)与玉林吃狗肉的民众在对峙与割裂中,都分别陷入窘境——动物保护组织人士的拒吃狗肉的宣传遭遇部分民众抵制,狗肉节照常进行;玉林陷入前所未有的形象危机,当地民众遭遇舆论严厉谴责。

而双方有关玉林狗肉节的争论仍停留在狗是宠物还是食材的非理性争吵中,掩盖了玉林狗肉的真问题:狗的来源和狗肉的安全。狗肉节暴露的对犬只检疫的制度空白、监管缺位,当地政府对此仍缺乏解决手段。

6月21日,“玉林狗肉节”当天上午,玉林市政府广场,来自广元博爱动物保护基金的杜玉凤等动保人士正在进行保护动物宣传,并持一张“市长你去哪儿了?”的A4纸要求见玉林市长。近一小时时间里,当地民众和政府安保人员抢夺宣传资料的情况屡有发生。

站在杜玉凤不远处的艺术家片山空一脸忧虑,他曾于2012年在玉林狗肉市场当街下跪向狗道歉,并因此而出名。片山空在广场的另一边召集记者发表声明称,爱狗人士和吃狗肉人士互相辱骂、羞辱的局面造成社会割裂。

“事情发展到现在,非常地令人遗憾,已经远离了初衷。现在我向他们(受到伤害的玉林人)道一个歉。” 片山空说。

对峙

动保人士称玉林狗肉节为“大屠杀”,许多玉林市民则认为动保人士引导舆论歪曲玉林形象

舆论今年对玉林市狗肉节的关注,比往年来得更早一点。

尽管玉林狗肉节是6月21日夏至这一天,但从5月2日明星赵薇在社交平台上表态抵制狗肉节开始,随着郭敬明、杨幂等明星纷纷加入,玉林狗肉节提前一个月就开始了预热。

片山空总结动保人士与当地居民的分歧:“我们都很爱狗,他们喜欢死的,我们喜欢活的,就这个区别。”

当动保人士来到玉林市时,狗的形象呈现出割裂的状态。动保人士宣传画上的宠物狗往往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

狗在玉林人的记忆和历史里则呈另外一种形态。他们习惯看着狗活着的时候看家护院,也同样习惯狗被“锤”后切成块状成为餐桌上的美食。

“杀狗”这个流程在当地有另外一个专有称号——“锤狗”,他们用棒子对准狗鼻锤击至死,据说这样狗血不会流出,狗肉味道更加鲜美。随后,当地人用禾草炙烤,直至狗皮半焦呈金黄色。这道“脆皮狗肉”是当地名吃。

以上习俗在动保人士眼中无疑过于残忍。有动保人士称玉林狗肉节为“玉林大屠杀”,比拟为“法西斯行为”;杜玉凤称玉林为“充满血腥的‘地狱’”;苏州的志愿者朱茜则称当地人为“魔鬼般的玉林人”。

狗肉节前后,动保人士在当地猫狗市场看到受伤的动物时,或者抱着狗哭泣,或者与当地人进行争论。这两种行为都无法让当地人理解。

双方的对话往往就会陷入到“没完没了”的循环中去。它们通常如此:

“你们不应该吃狗狗,狗狗是人类的朋友。”

“那牛不是人类的朋友吗?牛还帮人犁地呢。”

“狗狗是伴侣动物,和牛不一样。”

“你这么爱狗,为什么不多爱人呢?我带你去孤儿院和敬老院吧,那里的人更需要你们帮助。”

网络上出现对玉林的攻击和谩骂时,许多当地民众把这归咎于动保人士的引导。

狗肉节前后,一封《十条措施制裁玉林》的网帖让当地民众对动保人士成见更深,认为对方抹黑了玉林的形象。帖子中包括“不与玉林人做生意”、“不与玉林人通婚”、“拒绝为玉林人提供任何援助,哪怕是他们遭受地震、洪灾、泥石流。”

对于类似的舆论,玉林市水产畜牧局的新闻发言人张林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专门围绕(吃狗肉)这个事情,我想不明白。”

玉林市政府为此忧心忡忡,在官方的一份文件中,玉林的公安部门不仅收集、监控网络信息,还“做好应对爱狗人士来玉林采取极端行为抗议的准备工作”。

宣传与反宣传

多名动保人士称,他们在玉林宣传拒吃狗肉举步维艰,而且还常常遭遇当地人针锋相对的“反宣传”

在爱狗人士中,片山空和杜玉凤是玉林人最熟悉的两个名字,他们最早登陆玉林。2012年6月21日,片山空在玉林垌口市场当街向被屠宰后的狗下跪,宣称“我替人类向动物真诚谢罪”,玉林狗肉节也因此迅速进入公众视野,引发热议。

动保人士杜玉凤被认为是“宣传队长”,杜每到玉林市必去滨江路狗肉一条街举牌宣传拒吃狗肉。杜玉凤说,她在玉林的每天晚上都因为猫狗在这座城市的惨状而彻夜哭泣。

21日狗肉节当天,动物保护人士杜玉凤在玉林市政府广场声称要见市长,不明人士把她打算写标语的纸张没收

随着玉林在舆论漩涡中越陷越深,杜玉凤和片山空在当地引起的不满也越来越大。6月21日,片山空来到滨江路,遭到当地民众围堵,当地政府不得不派警车护送他回酒店。

事实上,动保人士在玉林市几乎举步维艰,他们走在街上时引人侧目,来到狗肉经营商铺时常常引起围观、刁难,他们买狗时遭遇抬价,租狗舍时遭到拒绝。一位动保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甚至有出租车因为他的身份而拒载。

多名动保人士回忆,在玉林的数天,他们几乎没碰到过一次心平气和的对话;而且还常常遭遇当地人针锋相对的“反宣传”。

狗肉节当天的垌口市场,一位摊主打出“还玉林人民尊严,捍卫人权”的口号。而此前一天在滨江路,有市民用红纸写了一首沁园春,落款处写着“奉劝狗粉尊重玉林食狗传统”。

狗肉节前夕,玉林市发放了8940分宣传材料,倡导爱护动物,健康饮食,文明用餐。这些宣传材料在玉林市沿街张贴,甚至在“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店”也有,就贴在“狗肉的营养价值”、“狗肉的保健作用”下方。

但随着狗肉节的如常进行,动物保护组织认为政府只表态,不做事,从根本上纵容了狗肉节。

动保人士的内讧

动保人士杨晓云是行动派,买狗救狗,杜玉凤则着重宣传;双方都不赞成对方的理念

天津共同家园的负责人杨晓云是动保人士中的行动派,她专心于救狗。

动保人士内部并非铁板一块。杨晓云认为杜玉凤总是宣传,缺少行动;杜玉凤则指责杨晓云用志愿者的钱来买狗,变相地助长了当地的对狗的买卖。

18日,动保人士将部分犬猫解救后,先是存放在市中心一居民区路边,由于当地人抗议,19日转移至北二环公路旁的一处空地。

获救的猫狗越来越多,重庆志愿者杨玉华解救了130只;杨晓云救了320只,花费10.6万元。

当天晚上,突降暴雨,毫无准备的杨晓云和两百只狗暴露在瓢泼大雨中,附近一位居民梁女士及时送来十多顶雨棚,成为动保组织和当地人之间难得的和谐画面。

梁女士是玉林市为数不多的拒绝狗肉者,她告诉新京报记者,6月12日,她的一条宠物狗被狗贩毒死,“我当亲儿子养的,哭了十多天。”

梁女士说,“我不反对别人吃狗肉,但我认为政府该管一管狗肉渠道。我看了监控视频,我家的狗是被狗贩用毒药毒死的,它流入狗肉市场,一定不安全。”

作为玉林的少数派,梁女士为防止被当地人认出,在与动保人士接触时总是小心翼翼地戴上口罩和摩托车头盔,将脸蒙得严严实实。

新京报记者在狗群的安置现场看到,被解救的狗里有金毛、萨摩耶、贵宾等宠物狗。由于狗笼不足,常有十多只狗同挤一只狗笼的状况。因为缺人照料,狗群的安置地点一直臭气熏天。

狗群中陆续出现死亡状况。杨晓云将一只死狗埋在河边,将另外三只草草掩埋在电线杆下。一位目击者称,埋狗的坑未够1米,不符合防疫的深挖标准。

高珲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港大博士玩透“搜商”活得像开了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公益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