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2012-09-06 15:30:33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2012年8

▲调查背景

开办新公民学校,是新公民计划实现其改善打工子弟成长环境这一使命的重要项目之一。继2009年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北马房校区,因政府拆迁而遭到关停之后,2012年7月,又一所新公民学校因北京朝阳区持续多年的取缔打工子弟学校的行动而被迫关停。

此次遭到关停的是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位于金盏乡马各庄村,原有学生800多人,教职工40多人。2012年5月30日,学校突然接到金盏乡政府转达的朝阳区教委决定关闭学校的口头通知。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与沟通未果后,7月中旬,学校被迫关停。7月16日,学生分流安置工作在学校进行。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由区教委负责分流安置,其中1-5年级的学生可自行选择被分流到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或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7-8年级的学生则统一被分流到楼梓庄中学。而学前班和已经毕业的6年级学生并不在此次分流安置计划之内,这些学生只能由家长自行安排入学。

学校关停,800多名学生的未来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新学期开学在即,教委“不让一个打工子弟因学校关闭而失学”的承诺是否能够真正落实?孩子们究竟选择去了哪所学校?是否还继续留在北京读书?学校关闭后对学生及其家庭都产生了哪些影响?这些都值得我们一一关注,为此,新公民计划组织展开了为期两个月的学生分流情况调查。

▲调查目的

新公民计划希望通过调查了解每一位学生新学期的入学情况以及学校被迫关闭对学生及家庭产生的影响。

▲调查方法与进度

第一阶段(7月16日至7月24日)初查阶段。通过教师回忆和电话访问,初步了解了原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1-5年级和7-8年级650名学生的分流意向。

第二阶段(7月25日至8月25日)个案访谈阶段。这一阶段,我们电话联系了30余位学生家长,涉及学生44人,并征询家长意见,走访了其中9户家庭,涉及学生16人。通过访问我们了解了家长对学校关闭、学生分流的看法,重点了解影响家长做出分流选择的因素以及分流后可能遇到的困难。对于9户走访家庭,我们还进一步了解了他们家庭的基本状况、孩子的日常学习情况、家长的工作情况、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投入和教育期望等。

第三阶段(8月26日至8月31日)电话访问阶段。8月26日,通过实地走访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和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了解学生新学期报到情况。8月28日和8月29日两天,组织了12位志愿者对原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除9年级以外的854名学生家庭集中进行了电话访问,统计了解每一位孩子的入学相关信息。

▲调查结果与分析(一):4名学生因此辍学,大部分学生还是会选择留在北京上学

此次调查涉及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除9年级以外的所有学生,共计854名,涉及家庭732户,其中在区教委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为650名,不在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学前班和六年级学生为204名。(如图1-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1

通过调查共收集到746名学生的有效信息,遗憾的是有108名学生信息因家长联系方式有误(错号、空号)、家长手机停机、连续两天关机或四次打电话都无人接听而未能获取。

调查结果显示,在收集到的746份有效信息中,七成学生会继续留在北京上学,18.63%的学生选择回家上学,有将近9%的学生目前还不能确定去哪儿上学,因主客观原因的限制,4名学生将会辍学。(如图1-2)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2

在教委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中,选择继续留在北京上学的比例达75.31%;选择回家的比例为22.89%;目前还不确定去哪上学的比例为6.48%,这部分学生大多因为没有领到教委的分流接收函而无法入学报到,或错过了报到时间,学校拒接接收;另外有3名学生因分流而失学。(如图1-3)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3

不在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学前班和六年级学生中,仅有61.20%的学生选择继续留在北京上学;18.03%的学生选择回家上学;而20.22%的学生目前还无法确定去哪上学,这部分学生中六年级的孩子主要是因为没有借读证而没能找到学校,学前班的孩子大多因为年龄小无法升入一年级,只能等待学校的学前班开始招生了才能报名;另有1名学生因此失学(如图1-4)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4

值得一提的是,有4名学生因为受到学校被迫关闭影响而辍学,其中6年级1人,8年级3人。其中1人因为患血友病,家在马各庄新公民学校附近住,马各庄新公民学校愿意接受患有特殊病的孩子,其母亲又是本校的老师,方便照顾,现在学校被迫关闭,被分流的学校不愿意接受,而且分流学校离家较远,父母照顾不便,虽然本人极其喜爱学习,渴望回到学校,却不得不选择辍学。其余三人,因学校的关闭,不愿意去别的学校继续就读,虽然父母希望其能继续完成学业,但由于自身的坚持,父母也没有继续为其寻找新的学校。试想,如果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没有被迫关闭,能够继续开办的话,是不是这4个孩子就不会失学?是不是至少能够实现并完成他们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是不是能够再多享受和熟悉的老师同学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如果这些孩子直接流入社会,他们能做什么?那结果会怎样?

▲调查结果与分析(二):近二成学生从流动儿童变成留守儿童,分离之苦

通过调查我们得知,在收集到的746名有效学生信息中有18.63%的学生选择回家上学。其中,23.74%的学生原本就打算回家,而剩下的76.26%的学生则是受到学校被迫关闭的影响而选择回家上学。(如图2-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在马各庄遇到了一户家庭,夫妻俩以做广告牌为生,家里有4个孩子,其中3个孩子原来就读于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1个孩子在马各庄上幼儿园。因为夫妻俩大部分时间工作比较忙,没时间接送孩子,但因学校离家比较近,路上也算安全,他们常常也很放心的让孩子们自己走着上下学。现在学校关闭了,两所接收分流学生的学校又太远了,夫妻俩根本没时间天天接送孩子,照顾不过来,只得将3个大孩子送回家,上幼儿园的孩子继续留在身边照顾。

当问及家长“出于什么原因将孩子送回家上学时”,在原本就打算回家学生中,有57.58%选择因为没有借读证而回家,6.06%的人选择照顾不便,6.06%的人选择教学质量不好,21.21%的人选择因未来要回家参加中考,6.06%因父母工作变动而举家离开北京。(如图2-2)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2-2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2-3

而在因受学校被迫关闭的影响而选择回家上学的学生中,有52.83%的人选择新学校交通不便,43.40%的人选择照顾不便,9.43%人选择没有借读证,1.89%的人选择教学质量不好,2.83%的人选择因为未来回家参加中考,还有16.03%的学生主要是因为不想接受分流安置,但又找不到合适的学校而选择回家。(如图2-3)

▲调查结果与分析(三):分流学生八成进民办,何时才能享受教育公平

当问及“在北京去哪上学时”,调查结果显示,选择留在北京上学的在教委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中,35.38%的人选择进入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就读,37.02%的人选择进入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就读,10.85%的人没有接受教委统一分流而选择就读于其他打工子弟学校,仅有16.51%的人能够进入公办学校就读。(如图3-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区教委在关了3所打工子弟学校后,仍有83.25%的学生还是进了民办学校,政府“两为主”的政策,体现在何处?而其余能够进入公办学校就读的学生中,将近一半是七八年级学生,是由朝阳区教委负责安置的;而剩下的52.86%的学生是一至五年级学生,他们能够进入公办学校读书,完全是因为家长不愿接受政府的统一安置,希望孩子能够进入公立学校就读,而自己辛苦努力寻找到的结果。

另外,选择留在北京上学的却不在教委分流安置之列的学前班学生中仅有12.24%的学生进入了公办学校就读,87.76%的孩子还是进入了民办打工子弟学校或民办幼儿园,其中部分学前班升小学的学生或因没有借读证被拒之公立学校门外。六年级人有88.89%人进入了公立学校就读,仍有11.11%的人只能进入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调查结果与分析(四):距离无奈成为家长选择学校的标准,好学校成为家长梦想

当问及继续让孩子留在北京上学的家长,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