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公益频道 > 公益行动 > 正文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2012-09-06 15:30:33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2012年8

▲调查背景

开办新公民学校,是新公民计划实现其改善打工子弟成长环境这一使命的重要项目之一。继2009年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北马房校区,因政府拆迁而遭到关停之后,2012年7月,又一所新公民学校因北京朝阳区持续多年的取缔打工子弟学校的行动而被迫关停。

此次遭到关停的是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位于金盏乡马各庄村,原有学生800多人,教职工40多人。2012年5月30日,学校突然接到金盏乡政府转达的朝阳区教委决定关闭学校的口头通知。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与沟通未果后,7月中旬,学校被迫关停。7月16日,学生分流安置工作在学校进行。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由区教委负责分流安置,其中1-5年级的学生可自行选择被分流到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或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7-8年级的学生则统一被分流到楼梓庄中学。而学前班和已经毕业的6年级学生并不在此次分流安置计划之内,这些学生只能由家长自行安排入学。

学校关停,800多名学生的未来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新学期开学在即,教委“不让一个打工子弟因学校关闭而失学”的承诺是否能够真正落实?孩子们究竟选择去了哪所学校?是否还继续留在北京读书?学校关闭后对学生及其家庭都产生了哪些影响?这些都值得我们一一关注,为此,新公民计划组织展开了为期两个月的学生分流情况调查。

▲调查目的

新公民计划希望通过调查了解每一位学生新学期的入学情况以及学校被迫关闭对学生及家庭产生的影响。

▲调查方法与进度

第一阶段(7月16日至7月24日)初查阶段。通过教师回忆和电话访问,初步了解了原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1-5年级和7-8年级650名学生的分流意向。

第二阶段(7月25日至8月25日)个案访谈阶段。这一阶段,我们电话联系了30余位学生家长,涉及学生44人,并征询家长意见,走访了其中9户家庭,涉及学生16人。通过访问我们了解了家长对学校关闭、学生分流的看法,重点了解影响家长做出分流选择的因素以及分流后可能遇到的困难。对于9户走访家庭,我们还进一步了解了他们家庭的基本状况、孩子的日常学习情况、家长的工作情况、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投入和教育期望等。

第三阶段(8月26日至8月31日)电话访问阶段。8月26日,通过实地走访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和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了解学生新学期报到情况。8月28日和8月29日两天,组织了12位志愿者对原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除9年级以外的854名学生家庭集中进行了电话访问,统计了解每一位孩子的入学相关信息。

▲调查结果与分析(一):4名学生因此辍学,大部分学生还是会选择留在北京上学

此次调查涉及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除9年级以外的所有学生,共计854名,涉及家庭732户,其中在区教委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为650名,不在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学前班和六年级学生为204名。(如图1-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1

通过调查共收集到746名学生的有效信息,遗憾的是有108名学生信息因家长联系方式有误(错号、空号)、家长手机停机、连续两天关机或四次打电话都无人接听而未能获取。

调查结果显示,在收集到的746份有效信息中,七成学生会继续留在北京上学,18.63%的学生选择回家上学,有将近9%的学生目前还不能确定去哪儿上学,因主客观原因的限制,4名学生将会辍学。(如图1-2)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2

在教委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中,选择继续留在北京上学的比例达75.31%;选择回家的比例为22.89%;目前还不确定去哪上学的比例为6.48%,这部分学生大多因为没有领到教委的分流接收函而无法入学报到,或错过了报到时间,学校拒接接收;另外有3名学生因分流而失学。(如图1-3)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3

不在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学前班和六年级学生中,仅有61.20%的学生选择继续留在北京上学;18.03%的学生选择回家上学;而20.22%的学生目前还无法确定去哪上学,这部分学生中六年级的孩子主要是因为没有借读证而没能找到学校,学前班的孩子大多因为年龄小无法升入一年级,只能等待学校的学前班开始招生了才能报名;另有1名学生因此失学(如图1-4)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1-4

值得一提的是,有4名学生因为受到学校被迫关闭影响而辍学,其中6年级1人,8年级3人。其中1人因为患血友病,家在马各庄新公民学校附近住,马各庄新公民学校愿意接受患有特殊病的孩子,其母亲又是本校的老师,方便照顾,现在学校被迫关闭,被分流的学校不愿意接受,而且分流学校离家较远,父母照顾不便,虽然本人极其喜爱学习,渴望回到学校,却不得不选择辍学。其余三人,因学校的关闭,不愿意去别的学校继续就读,虽然父母希望其能继续完成学业,但由于自身的坚持,父母也没有继续为其寻找新的学校。试想,如果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没有被迫关闭,能够继续开办的话,是不是这4个孩子就不会失学?是不是至少能够实现并完成他们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是不是能够再多享受和熟悉的老师同学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如果这些孩子直接流入社会,他们能做什么?那结果会怎样?

▲调查结果与分析(二):近二成学生从流动儿童变成留守儿童,分离之苦

通过调查我们得知,在收集到的746名有效学生信息中有18.63%的学生选择回家上学。其中,23.74%的学生原本就打算回家,而剩下的76.26%的学生则是受到学校被迫关闭的影响而选择回家上学。(如图2-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在马各庄遇到了一户家庭,夫妻俩以做广告牌为生,家里有4个孩子,其中3个孩子原来就读于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1个孩子在马各庄上幼儿园。因为夫妻俩大部分时间工作比较忙,没时间接送孩子,但因学校离家比较近,路上也算安全,他们常常也很放心的让孩子们自己走着上下学。现在学校关闭了,两所接收分流学生的学校又太远了,夫妻俩根本没时间天天接送孩子,照顾不过来,只得将3个大孩子送回家,上幼儿园的孩子继续留在身边照顾。

当问及家长“出于什么原因将孩子送回家上学时”,在原本就打算回家学生中,有57.58%选择因为没有借读证而回家,6.06%的人选择照顾不便,6.06%的人选择教学质量不好,21.21%的人选择因未来要回家参加中考,6.06%因父母工作变动而举家离开北京。(如图2-2)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2-2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图2-3

而在因受学校被迫关闭的影响而选择回家上学的学生中,有52.83%的人选择新学校交通不便,43.40%的人选择照顾不便,9.43%人选择没有借读证,1.89%的人选择教学质量不好,2.83%的人选择因为未来回家参加中考,还有16.03%的学生主要是因为不想接受分流安置,但又找不到合适的学校而选择回家。(如图2-3)

▲调查结果与分析(三):分流学生八成进民办,何时才能享受教育公平

当问及“在北京去哪上学时”,调查结果显示,选择留在北京上学的在教委分流安置计划之内的1-5年级和7-8年级学生中,35.38%的人选择进入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就读,37.02%的人选择进入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就读,10.85%的人没有接受教委统一分流而选择就读于其他打工子弟学校,仅有16.51%的人能够进入公办学校就读。(如图3-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区教委在关了3所打工子弟学校后,仍有83.25%的学生还是进了民办学校,政府“两为主”的政策,体现在何处?而其余能够进入公办学校就读的学生中,将近一半是七八年级学生,是由朝阳区教委负责安置的;而剩下的52.86%的学生是一至五年级学生,他们能够进入公办学校读书,完全是因为家长不愿接受政府的统一安置,希望孩子能够进入公立学校就读,而自己辛苦努力寻找到的结果。

另外,选择留在北京上学的却不在教委分流安置之列的学前班学生中仅有12.24%的学生进入了公办学校就读,87.76%的孩子还是进入了民办打工子弟学校或民办幼儿园,其中部分学前班升小学的学生或因没有借读证被拒之公立学校门外。六年级人有88.89%人进入了公立学校就读,仍有11.11%的人只能进入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调查结果与分析(四):距离无奈成为家长选择学校的标准,好学校成为家长梦想

当问及继续让孩子留在北京上学的家长,其在选学校时所考虑的主要因素时,85.85%的家长认为这是不得已的选择,被迫接受分流,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选择学校所考虑的主要因素就是距离问题,哪所学校离家近,就选择哪所学校。仅有0.78%的家长考虑到分流的新学校可能有孩子原来认识的老师,3.91%的家长考虑到孩子可以和熟悉的同学在一起,仅有1.17%的家长在考虑时看重教学质量,而将教学环境纳入考虑范围的家长在调查统计中为0。

在调查中,我们最常听到一句话是“那没办法,这不是学校安排(分配)嘛”,不是家长你不想为孩子选择教学质量好、教学环境优的学校,而是他们缺乏选择好学校的机会。就像这种只能被迫接受分流的情况,根本无法满足家长的教育期许,也容不得他们考虑过多,距离和交通安全便成了他们选择学校时考虑的主要因素。这次被分流的学生中,近九成的家庭是居住在金盏乡马各庄、平房乡石各庄和管庄,因此家在马各庄的学生更多的选择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家在石各庄和管庄的学生更多的选择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

▲调查结果与分析(五):至少近四成的学生今后要自己走路或坐公交车上学,学生上学安全如何保障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当问及“孩子到了新学校,怎么去上学时”,自己走路上学的孩子占5.63%,自己坐公交车上学的占24.88%,自己骑自行车上学的占1.88%,和兄弟姐妹一起走路或坐公交车上学的占2.35%,家长接送的占48.36%,老师接送的占5.63%,打算坐合租车上学的学生为3.29%,部分学生上学的交通成本会因此增加,另外,仍有8.21%家长目前还不能确定如何送孩子上学。(如图5-1)

 

从数据中我们还可以看出,目前有超过三成学生今后要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自己去上学,而据我们实地调查探访及体验得知,上学的路上并不是那么的安全和顺畅,甚至还存在着安全隐患。以石各庄到安民学校定福庄为例,虽然地图上显示的空间距离仅有2公里左右,但两个地区之间并没有直达的公交车,若要坐公交上学需换乘两路公交,若步行的话,一个成人都至少要花上20至30分钟的时间,更何况一个小学生。另外,最令人堪忧的是这一段的路况并不好,虽然是柏油路面,但早已年久失修,路上随处可见石子和坑洼路段,孩子顽皮走在路上难免磕绊;道路狭窄、货运车辆往来穿梭且车速较快,孩子的安全该如何保证?

虽然从统计中,我们得知有48.36%的家长会接送孩子上学,但大多数家长,尤其是家住在马各庄且孩子在安民学校黎各庄上学的家长表示这只是“缓兵之计”。其实在马各庄和黎各庄之间原来是有两路公交车的,车程大概为40分钟,但因修路,从7月中旬开始,公交车就一直没有在这两个村庄之间运行,何时能够恢复运行,家长们也都无从得知。大多数家长表示,一旦公交车恢复运行了,便让孩子自己坐公交上学,这样的话无人监护自己上学的孩子又会增多。

上学的交通不便,也催生了合租车的产生。在开学报到前期,就已经有人在马各庄和石各庄打起了合租车的小广告,目前已经有3.39%的家长会让孩子租了车。他们所花费的租金大多在100元/月-200元/月之间,比较普遍的是160元/月。还有很多家长虽然表示了会亲自接送孩子上学,但因为各种不方便的原因,他们也在犹豫是否也为孩子租车上学。合租车会是他们最终最安全的选择吗?

另外,区教委提供的负责接收分流学生的学校,并不给学生提供校车和老师接送等服务。有些家长便因此拒绝接受分流安排,而是另外为孩子寻找能提供校车或者老师接送服务的打工子弟学校,这便是有5.63%的学生今后会由老师负责接送这一数据存在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显示,已经有15个孩子家庭,因为分流而搬到离学校更近的地方居住,大多数家庭的租房花费也因此上涨,涨幅在50到800元不等。搬家虽然方便了孩子走路上学,但却给家庭带来了不小的影响:经济压力增大、家长上班不便。

▲调查结果与分析(六)学生在上学路上所花费的时间总体增加20%左右

通过调查,我们了解到虽然分流也着实方便了一批学生和家长,他们在上学路上所花费的时间从40-60分钟,缩短到10-20分钟,但同样也有56.38%的学生在上学路上所花费时间从5-20分钟,增加到40-60分钟,学生上学路上所花费的时间总体增加20%左右。

调查过程中,有家长表示原来在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上学时,走路也只要花费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骑自行车接送的话更快,完全不用考虑接送孩子的时间成本,现在孩子到黎各庄上学,家长和孩子要更早起床不说,来回路上也要多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太影响上班了,为了接送孩子有的时间段的班都没法去上。

▲调查结果与分析(七):近七成接受分流安置的学生入学后要补办借读证,七证何时才能了结

当问及继续让孩子留在北京上学的家长“您的孩子是否有借读证”时,36.96%的家长表示有,63.04%的家长表示没有,其中,准备办的家长占55.56%,办不到的家长占9.20%,没想过的家长占35.25%。

没有借读证的学生中,有11.49%是七八年级的学生,当问及家长为什么没办借读证时,93.33%的家长表示没想过要办。这些学生一直在打工子弟学校上学,学校的入学门槛低,根本不需要借读证,在这次学校关闭后他们又被教委统一安置到了楼梓庄中学,因此家长们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没有借读证的学生中,有19.16%的学生进入了其他打工子弟学校,这些学生中有18.00%的家长尝试过给孩子办借读证,但因种种原因没能办下来,另外仅有20%的家长打算给孩子办借读证,62.00%家长并没有办借读证的打算。

没有借读证的学生中,有69.73%的学生是进入教委统一安置的安民学校定福庄校区和安民学校黎各庄校区就读,而在报到时学校才告知家长,学生可以先入学,但在读期间必须把借读证办下来,这也给很多的家庭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家长对此的反应不一,有的认为要办还是可以办到的,主要就是时间问题,一般一个月就能办下来;有些家长可能因为之前碰过壁,则认为此事比较麻烦:有些地方办个证,联防队盖一个章要一千,村里盖个章又要一千,再加上返乡路费等其他费用,总计下来要花费数千元,对于打工子弟家庭来说,这着实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又给家庭增加了不小的负担。

▲调查结果与分析(八):近六成家长认为学校关闭、学生分流使家庭生活变得不方便

调查结果显示,有3.38%的学生家庭因学校关闭、学生分流而搬家,有1.35%的家长因此而换了工作,有59.23%的家长认为这使家庭生活变得不方便了,这也都主要体现在学生上学照顾方面,这一问题也主要集中在年龄较小的学前班和1-5年级学生身上。另有25.45%的家长认为此事对家庭影响不大或无影响,甚至生活比以前更方便了,这些家长的子女也大多在上初中。(如图8-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调查结果与分析(九):老人和母亲仍是照顾留守儿童的主力军

当问及“孩子回老家有谁照顾”时,67.14%的家长表示孩子回家有亲戚照顾,这其中由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照顾的又占了绝大部分;虽然孩子回家有人照顾了,可家长们还是忧心忡忡,他们担心孩子回家会给老人带来很大的压力;23.57%的家长表示父母双方会有一方回去照顾孩子,而这一方常常会是母亲,这就使得夫妻被迫分离,同时也增加了父亲在外打工赚钱的压力;有5.00%的家长表示孩子回家自己照顾自己,这一情况主要集中在6、7、8年级孩子的身上;有4.29%的家长选择“其他”,他们的孩子主要上的是寄宿学校,学校老师可以代为照顾孩子。(如图9-1)

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学生分流调查报告

▲调查结果与分析(十):近六成家长认为将孩子送回家上学会对孩子的成长及家庭感情产生不利影响

调查发现,在选择回家的孩子中,有30.59%的家长认为将孩子送回家上学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不利影响,28.24%的家长认为这会影响到孩子和父母的感情,有2.35%家长表示家庭经济也因此受到影响,有38.82%的家长选择“其他”,其中大部分认为没什么影响。

选择回家的孩子中,有一部分已经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了,他们基本上一年才回老家一次,每次在老家也就逗留短短几天,“老家”这一概念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爷爷奶奶或父母的家,而他们的家在北京。在访谈过程中,我们在石各庄遇到了一个小女孩,她在北京出生,父母是四川人,女孩原来在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读二年级,因为学校关闭,新学校交通不方便、家长没时间照顾,父母不得不将她送回家上学。当母亲问道:“妈妈每年回家看你,好不好?”女孩很利索地回答:“不好。妈妈你别回去了,老家生活不好,又没有我认识的小朋友,你让我来北京好不好?我每年寒假和暑假都来北京好不好?”女孩一直在央求,可母亲却一直默不作声,只是勉强笑着。

▲调查总结

通过近两个月的调查我们力图明确掌握每一位学生的去向,尽量了解体会每一个家庭面对学校关闭背后的困扰与心酸。

从调查结果来看,有71.85%学生选择继续留在北京上学,他们中的又有超过七成的人并没有因学校关闭而进入教学质量好、教学环境优的公办学校,仍是进入了民办学校,这难道就是政府所倡导的“两为主”政策吗?再退一步说,进不了公办学校,只要有学上进民办也可以,可又有谁能保证这些民办学校不被关闭,孩子们能够顺利毕业、如愿享受到更好的教育呢?目前,唯一值得庆幸的或许是他们能够留在父母身边享受家庭的温暖吧。

另外,留在北京继续上学的孩子中,至少近四成今后要自己走路或坐公交车上学,较长的路程,糟糕的路况,来往穿梭的货运车辆……这些在孩子上学路上的交通及安全隐患着实令人担忧。关闭学校给家庭带来的不便家长都能尽力克服,但面对孩子每日必经的上学之路,方便和安全仍是他们最迫切的需求。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有18.6%的孩子在这个暑假从流动儿童变成了留守儿童,回家的孩子中76.26%是因受学校被迫关闭的影响。关了打工子弟学校而让近两成的孩子被迫和父母分离,难道这就是教委想要的结果吗?回到家里的孩子,爷爷奶奶或母亲成了他们们的主要依靠,这样的生活模式能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吗?

最令人痛心的是有4名学生因学校被迫关闭而辍学。试想,如果朝阳区第一新公民学校没有被迫关闭,是不是这4个孩子就不会失学?是不是至少能够实现并完成他们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是不是能够再多享受和熟悉的老师同学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如果这些孩子直接流入社会,那结果会怎样?我们不敢想象。

最后,遗憾的是因为无法与其家长取得联系,有108名学生的去向成了未知,他们是继续留在北京上学?还是被迫与家人分离?甚至是面临失学的危险?这些我们目前都还无从得知。只愿每个孩子都能有学上,上好学。目前,仍有近9%的学生还不确定去哪儿上学,或因没有领到分流表、或因没有借读证?在他们的求学之路上究竟还会遇到什么困难?他们是否能够顺利入学?这也成了我们下一步所要关注的焦点。

▲关于我们

 

新公民计划

是成立于2007年的民间公益机构,致力于改善打工子女的成长环境。以      开办新公民学校、支持民办打工子弟学校教师,支持公益机构在打工人群聚居地建立社区中心,及开展驻校社工工作的方式,使农民工子女有学上,上好学

电话:52012621  传真:520126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2号阳光100国际公寓A座3606

机构微博:新公民学校http://t.sina.com.cn/newcitizenschool

刘小宁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正式向全世界发布洋垃圾"禁令" 美国慌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公益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