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聚: 腹有诗书字自华

2011-01-14 10:51:04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王全聚: 腹有诗书字自华

——仰视书法大家王全聚

记者 许步广

王全聚: 腹有诗书字自华

(王全聚及其部分作品)

人到不惑,除去昧心的恭维,要打心眼儿里崇敬另外一个人,是有相当难度的。但我对美国国家书画研究学会研究员、书法大家王全聚是个例外。

认识王全聚已经十年。那时,他是天津市文联的理论研究室主任,刚刚在马年的春节电视晚会上做过书法表演。按照导演要求,面对两米多高的大牌子,站姿书写四个大字。由于墨的浓度受限,字又要不失流利,难度可想而知。可王全聚接受了,而且完成得相当漂亮。一幅《马到成功》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后来熟悉了,才得知,他是天津书协“评委会副主任”;天津举办的三次“中国书法艺术节”都是他担任学术部主任,负责组织全国性的大型学术报告会和文艺理论研讨会,并组织论文征集和评选活动;他还是中国第一位在联合国总部办过展览的书法家。只是因为他年逾60却无一根白发,我误判了他的年龄和道行。然而,这一切都不是我“仰视”的理由。正如评判一个武林高手的品位,只需看他对武术的理解,看他的武道与武德;我对王全聚的敬仰,来自与之交往中渗透出来的细节,来自他对艺术的探求精神,来自他对名利的淡泊态度。

 

王全聚的书法,只是他艺术造就的一个侧面。他从9岁开始跟父亲学写大字,那时,心里揣着的是文学。直到他工作多年,还保留着写生活札记的习惯,那是为了圆青年时代写长篇巨著的梦。后来从事文艺研究,他几乎接触了音乐、戏剧、舞蹈、杂技等各个门类。也许正因为此,才推高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四个字的大悟,使他对艺术需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深信不疑。

在90年代初,他应邀到湖北隋州参观曾侯乙编钟。他不仅听讲解,看表演,详细了解当时编钟出土的过程;还特意跑到当时研究古代音乐的权威也是编钟研究家之一的黄翔鹏家里,探讨编钟对音乐的贡献。卧病在床的黄老先生也许忽觉知音降临,竟然撑着病体和王全聚彻夜畅谈。老人告诉他,每个编钟有两个独立音节,而且互不干扰。编钟表现音准的能力和精度,堪比当今最优秀的小提琴家的耳力所能分辨的细微差异。王全聚后来完成的一篇论文,居然揭开了一个令全球音乐界叹服的事实——过去认为,中国古代音乐为5音阶;中国是通过“丝绸之路”从阿拉伯国家引进了西方的7音阶乐理。编钟的出土,让世界认可了中国古代的7音阶。

尽管如此,还是时常有同行对他的“不务正业”感到疑惑。“你研究编钟有啥用?”“为了深化对历史、对文化、对艺术的认识。因为,艺术是相通的,只有了解更多艺术门类,才能加深对书法的认识。”

他说:“中国的传统艺术与西方艺术相比,西方艺术是用复杂形式表现生活,我们是用简单表现复杂。比如音乐,西方人用一个交响乐队表现《春之声》的欢快;我们的一把二胡就能倾诉《二泉映月》的满腔悲愤,一把琵琶就能还原《十面埋伏》的悲壮。所以,书法更需要依托于它的母体——传统文化和传统哲学。”

或许正是出于对他在艺术理论领域涉猎范围和深度的普遍认可,天津艺术界在成立“书法与音乐沙龙”的时候,特意推选他做学术带头人。

朋友们常说,王全聚的书法是有思想的,与他的精神世界高度一致。他追求笔墨的厚重与力量,经常用中药的“配伍”来解释书法的伸缩与张力,用“班驳的老树皮”来形容线条的轻重与韵味;他追求动感的潇洒与浪漫,用NBA 篮球高手快速带球推进又突然急停摆脱防守,解释书法的张弛节奏,用音乐的旋律解释古人一贯推崇的神游八极的才思;他追求书法的生命感,认为,书法是技法性很强的艺术,但书法从本质上是表现生命的,是人“心灵的外化”,情感的表达,而不只是炫耀技法的“手技”;他认为,书法与所有艺术形式一样,必然具备“传情达意”的功能,掌握他必须经过“心手相师”的过程。这使他的字充满生命感,筋骨相连,气息流动,精神饱满。每幅作品,几乎都能看出他创作时的心境和状态。说他仗剑放歌,畅写生命,已经毫不为过。

由于他独到的艺术眼光和深刻的见解,经常有书法家向他请教。他对作品的评价总是切中要害,言语间充溢着学识底蕴和敏锐的艺术感觉。由此,他不仅成了天津书法界公认的“学者型书法家”。聆听他谈书论法,纵论古今,会惊讶于他为人的诚恳和学养的深厚。中国文联组织召开的理论年会,曾两次邀请他代表天津介绍推动文艺理论工作的经验。在一次年会上,发言严格限时,一到时间主持人就提醒停止。但王全聚的发言超时了,主持人却要求他继续讲。他的发言结束时,主持人大声说:“让我们向在困难条件下千方百计做出成绩的天津同行表示祝贺!”并带头鼓掌。这种情况在那次年会是唯一的。

     

王全聚的文笔在圈内圈外是有口皆碑的。他的《白庚延山水画解读》被全国多家权威媒体多次转载。除此之外,古今中外,诗词歌赋,他都能信手拈来,出口成章。2004年,他参加中国文联“南水北调”文艺采风活动,一首即兴诗作,竟成为各路媒体争抢的素材。1992年到神农氏的故里做客,当地一家名为“神农茶”的茶场请他题词。他在题词的跋语中写道:“烈山往圣已微茫,待客捧来炎帝香。莫做寻常茶水饮,半烹秦汉半烹唐。”潇洒中带着大气,诙谐中透出知性。

在天津市委宣传部举办孙克纲从艺60年画展时,王全聚应邀起草了前言,通篇对仗,荡气回肠。画展当天,许多人拿着小本子抄录,拿着手机拍照。《孙克纲先生画展感言》——

墨既泼而千山崛起,法一出而四海景从。

六秩丹青,三千精品;一堂浩气,五岳雄风。先生以耄耋之年,山水呈龙虎之象。能启哲思,如醍醐之灌顶;可涤尘俗,似沦肌而浃髓。

胆识逸伦,耻于蹈袭;才情出众,法由己出。孙氏泼墨,泼出山川之生气;文人写意,写活时代之精神。重图嵩岱,别有洞天。画风独创一格,乃艺坛之瑰宝;笔墨开宗立派,为晚辈之名师。从知“天地之大德曰生”,乃悟艺文之正道为变。

成如容易,谁晓艰辛?几多寒暑,六十春秋。寒来暑往,总是呕心沥血;春去秋来,惯于废寝忘食。昂然健者已蹀蹀,“黝然黑者为星星”。其不变者情也,从无稍懈;其不渝者志也,乃有大成。

有博爱之柔肠,何止百转;助公益之事业,不吝千回。与物为春,蔼然长者;效菊避位,澹乎高怀。

逝者如斯,春秋代序。造若许云海奇峰,宜歌宜啸;画无数幽林响水,可游可居。为盛世平添大美,令人心久度春风。

功在社会,秀出艺林。办展者反复考量,尊作大师;美术界欣然首肯,允为的评。真水无香,不期然而香远;贤者遁名,无意乎而名高。

笔墨特出,贺先生雄视一代;馨香祝祷,愿仁者大寿八千!

可以肯定地说,当今能用如此纯正的骈体文表达思想,且能作到情真意切神采飞扬的人,着实少见。文字本身,是对国画大家的真诚首肯;文字背后,其实明白无误地折射出王全聚超人的文学才情和他内心深处景仰的人格模式。

 

王全聚淡泊,也是尽人皆知的。然而,淡泊不是说出来的,需要经久的涵养与修炼。他曾应邀为朋友的茶社写了一首小诗,或许能作为他人生态度的写照。“幽窗容小隐,雅乐静无涯。谁是神仙侣,清风明月茶。”

据说,王全聚在原先的单位已经才学出众。早在1974年,他的一

篇小说就在文艺界引起激烈争论,被当时一些人做为“文艺黑线回潮”的典型批判。打倒“四人帮”后,有人让他写文章批判迫害他的人。但他摇摇头,保持沉默。王全聚善写的特长,终究使他成为“深巷里的好酒”,局里和市委机关几次要调他。开始他不想走,憋着劲想搞文学创作。后来想走了,单位又不放。在党委会研究他是否可以调文联时,大家纷纷介绍他的优秀表现,一件接着一件,说了几个小时,一致要求不能放他走。新来的党委书记听着很感动,但他是知识分子出身,有与众不同的思维。“既然王全聚总是为工作、为大家着想,我们今天也该为他的利益着想一次了。调走对他的事业发展有好处,就应该放他走!”按说,他曾经身兼办公室、党办和管理办公室三个主任职务,论待遇应该“近水楼台”;可他让了房子让工资;让了职称让荣誉。他的职级和工资待遇,在资历相当的人中是很低的。可当他调离时,依然为两袖清风地离开心安理得。

他不计较名利,淡薄处事,吃亏让人,看上去对平凡琐事马马虎虎;但对工作和艺术却异常认真,称得上是精益求精。

“非典”流行期间,文联与新闻单位联合征文,他负责征集稿件。许多单位都放假了,可他第一时间赶到天津市收治“非典”病人最多的医院。值班的院领导激动地告诉他:“别人都是电话采访,你是第一个敢到病区采访的记者!”

他对书法的痴迷同样令人感动。在他随身的书包里,总有一本字帖,一有空闲就拿出来研究,以手代笔,在腿上练字。这一练就是几十年。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求新求变,努力把自己的思想感受和艺术认知用笔墨加以表现,在墨与纸、黑与白之间挥洒自己的全部生命灵性,追求笔墨的厚重与力量,线条的力度与韵味,表现出一位大家的天赋与才情。

如今,他的书法作品也早已蜚声海内外;仅仅作为书法家的他,担任了天津市书法家协会的顾问、天津印社艺术顾问……许多艺术院校请他作报告,不少高档酒店和风景名胜也以请他题名为耀。但他性情依旧,从不做作或故弄玄虚,许多普通书法爱好者都成为他很好的朋友。仰视王全聚,不因他声名显赫、位高权重或拥有万贯家财;但终究会有更多的人记住他,仰视他。

“行止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这两联古训,或许是对王全聚为艺为人的最好诠释,同时也是我们仰视他的绝佳理由!

刘小宁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公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