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群:政府官员要主动走到NGO当中去

2010-08-03 11:13:03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曾群:政府官员要主动走到NGO当中去

谈恋爱之前总要把双方的想法摸清楚,更何况我们知道兼听则明。我原来在高校做研究的时候曾经和许多NGO组织的负责人打过交道,听听大家的声音。常见的想法就是政府不愿意把项目拿出来,有时候政府好不容易把项目拿出来了,如何购买服务,何时购买,购买多少,愿意拿多少钱来购买这个不确定。另外,政府对于NGO的合作还有层层顾虑,其中有各种的原因,这是大家经常听到的一种声音。

我进入到政府工作,我也听到另外一种声音,实际上基层政府的事务性的工作是十分繁杂的。上海的一个街道从事民生服务的公务员,甚至是事业干部,比如说社会保障科,就是寥寥几个人,但是要面对上万个老年人,几千个青少年,实际上是很多很多事务。很多时候我听到有一些领导说我们的NGO是不是有令人满意的公信力,有没有这样的专业能力。原来我们之间要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实际上我们之间有好多大家不互相了解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觉得有许多的原因。比如说我今天主要是从政府的层面来讲一些问题,比如说因为我们现在没有明确的法律来规定有限政府责任究竟在什么地方,哪些公共服务是必须由政府来购买的,来自己直接提供的,哪些是可以由政府间接提供的,比如说资助、购买、监管等方式,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所以往往要依靠政府部门的主观,他的魄力,他的对于事务的一种理解,敢不敢于承担责任,对事务的看法。正因为如此,NGO的发展空间是飘渺不定的。我们财政做预算的时候,给政府其他的委办局部门OK,给事业单位OK,给你NGO是不行的。为什么呢?现有的财政体制决定的,没有这个科目,没有办法,那怎么办呢?我们只能从我们部门的预算当中拿出来购买你的服务,他没有一个公共的平台,在这个过程当中,既然是我钱拿出来了,我当然要有一个问题,交给你去办这件事情,你要是办的不好,最后我要问责,审计局要来审计我,所以顾虑会有很多,而且在这个程度上,很多时候领导的观念又成为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不确定性越来越多了。

所以,针对这些现象,我们看到了必须要在政府层面上通过法律建立伙伴关系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有法律,这个法律我不展开了,主要讲两点,第一点要明确政府边界,要给NGO一个法律上的合法性的空间,我们的公共服务、社会服务完全是可以由NGO来承接,而不是通过我们部门领导自己的决策行为带来的。第二,我们要真正的建立起公共的财政体制,我们的NGO可以和我们的政府部门、事业单位一样成为一个平等的主体,去参与公共服务的供给,要通过一定的机制,比如是招投标的机制,这是需要在立法层面上改变的。这样的法律要有一个逐步的完善过程,不可能一步到位。在现有的这样一种法律环境之下,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上午的会议上已经提出了一个观点,牢牢抓住契约这两个字,也就是说在现有的这样一种体制之下,政府和我们的NGO更多的会是通过契约来打交道,就是说最常见的我购买你的服务,我们之间要签订一个合同,这个合同之中要明确我们政府跟NGO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这种义务关系是相对应的,对我们的伙伴关系会奠定一个基础。

在现实的情况下,主要是通过这个方法的。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政府实际上也在变革,逐步的觉得在法律的行政手段之外,以后和NGO打交道恐怕更多的要用这样一种契约关系的手段,而不是直接的拿行政命令来命令。我讲的契约管理手段或者是契约的管理能力不仅仅是说我跟你签订一个合同,是从最早的政府对于群众的需求的调研和确认,到根据这个需求开发一个项目,然后对这个项目因为涉及到我怎么给他定价,我来邀请这些社会组织、NGO组织参与竞标,承接我的项目,我跟你一起来谈判,签订这个契约。完了以后,你干事,政府还要干一些什么事情,我还要有你的评估和监管,有时候我们会聘请独立的第三方,有可能也是一个NGO组织来进行评估。我刚才说的这些在我们杨浦区民政局已经实施了。这样一种契约管理的方式不是一个口头的方式,我们已经实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NGO组织必须要面对这样一种方式的转变,你要自己能够愿意去接受第三方的评估接管,因为这是我们契约合同约定的意义。我现在体会到有许多的NGO组织,他们拿到了钱以后,政府去评估的时候,他们觉得你老是不信任的,实际上不是不信任,这是我对你的评估,因为我要对拨付出去的资金进行评估,我不检查你,审计局就要来检查我了。与此同时,你也不是被动的,你也有很多主动的地方,比如说你的项目开发能力,对基层民众需求的把握能力,有可能我们各有千秋,因为你们服务基层,扎根需求,你们根据这些需求开发出项目,向政府营销,政府决定购买你的服务。还有一个是对政府的议价能力,这个项目这么好,我要20万,你要敢开口,而且告诉他我为什么要20万,这个议价能力也很重要。在政府采用契约的框架下你必须要提升。第三,我的标题叫法律与契约和感情,刚才所说的东西都是冷冰冰的,理性的残酷,能够走多远我还不是很清楚,虽然我们在尽力的做,因为中国还是一个人情社会,有时候我们在冷冰冰的这些东西之外,恐怕还需要一些温情脉脉的东西,就是关系,关系这个词真的是一言难尽。让我们编辑一个信任的网络关系,社会网络,你想想看,我要播幅大笔的公共资金,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从来也没有跟你合作过,不知道你的深浅,你说我敢把大笔的资金播幅给你吗?我们换位思考,如果你是政府负责拨款的官员,你敢不敢?你也不敢。那么我们如果平时有接触,我看见过你是怎么样服务群众的,我看见过你是怎么样认真的执行质量标准,有绩效的,平时我们有联系的,大家理念上是相同的,你不是来为了骗钱的,你想想看,我会不会有更多信心把这些钱拨给你。平时信任关系的维持和建立也是很重要的。

政府官员要主动的走到NGO当中去,和NGO的负责人、从业人员做朋友,同样,NGO的负责人、从业人员也应该主动走进官员,用共同的理念去打动他们,我们一起来形成一种共识,有一种共同的愿景,这个比什么都重要。第三点,我们要建立伙伴关系,主要就是有一种共同的愿景,通过我们互相走动,形成一种信任的关系。我相信有了法律,有的契约,有了情感,通过这三方面的努力,我们之间的伙伴关系应该是可以建立起来的,时间应该不会太远,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曾群,上海市杨浦区民政局副局长。)

李芳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提高你的恋爱情商,收获爱情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公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