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公益组织的效率原则

2010-08-02 18:35:15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杨平:公益组织的效率原则

感谢主持人,感谢北大公民社会中心和阳光基金会给我这个发言的机会。我今天的题目叫公益组织的效率原则,商业的和非商业的。这个会议叫公益组织的应责力,中文我想就是履行责任的能力,今天几位美国人说了要对谁负责的问题,这个对我说很有启发性,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履行责任的能力。公益机构履行责任的能力普遍偏低。

我们今天要求发言的题目是谈一谈支持性机构的创新,我们修远基金会是一个智库型的机构,研究为主,研究的主要领域是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其中NGO组织的研究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内容之一。最近展开了一个研究项目,叫中国的NGO组织的公共产品创新能力和创新模式的研究。通过采访30个中国不同类型的公益组织对他们正在做的公共事务和解决公共事务的产品模式进行摸底和调研,最后希望出一本书,对于公益领域的组织起到一些参考和借鉴的作用,这是我们做的事情。

从这里面我看到了两个很有意思的案例,我把这两个案例调出来,作为今天发言的一个案例比较。目前中国的公益组织效率普遍不高,主要有几个问题,业内大概是这么认为的。

第一,专业能力不足。对于自己所面对的公共问题,设计解决公共问题的产品能力不足,创新能力也不足,内部的分工也不是非常明确,产品执行的流程也不是很清楚。

第二,组织规模普遍做不大,50个人以上的组织很少见,如果组织做不大,显然是组织文化有问题,组织能力有问题。

第三,治理结构不健全。要不就是秘书长一个人说了算,没有理事会,或者是理事会形同虚设。要不就是理事会结构不合理,彼此打架,干预了工作,治理结构的问题也很突出。

第四,组织战略不清晰,很多组织什么都想干,只要有钱,有资源,也不想想自己整个的战略定位,就那么做起来,做到最后发现互相做的事情打架,几年之内自己做的业务不能互相支撑。

第五,内部管理不够成熟,这一点大家都有体会。

第六,做公共产品缺乏一套比较合理的考核和评估的标准和体系,不能够对于我们组织内部的人员的工作进行绩效评估,同时也很难拿我们做的事去跟出资人硕士,说我做了多少多少事。这一套评估体系也不太健全,这是关于公益组织效率低下问题的单子。

在改善公益组织效率的问题上,都在向商业组织看齐,向商业组织学习怎么样提高效率,基本上提供了学习四条。第一,学习商业组织的投入产出,投入多少,产出多少,比较一下,看看是不是合算。第二,看看你这个项目可以不可以复制,如果能复制,那你这个就是有效率。第三,看看你内部的分工是不是专业化,外部的分工是不是专业化,如果是专业化了,分工明确了,说明你效率高。第四,量化的评估考核的办法。形成的主流是以商业组织效率为标准的学习之路,已经成为NPO和NGO组织的主流认知,这个是目前我感觉到的。我现在拿两个案例做一个比较,在我们30个案例调研当中,一个是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这个做的非常好。它主要针对的是偏远地区的乡村学校的图书室的大量的闲置浪费,要解决这个问题,使希望工程、义务教育、爱心捐赠有效的使用起来。他做了两件事,第一,推出梦想中心计划,搭建一个标准化的教室与图书室,这个教室和图书室里面有3000册图书,有一个投影仪,有一个白板,有几台电视,有一个桌子,标准化的教室和图书室是合一的,所有的教室都是标准化的,体积是2.5立方米,在任何地方都是标准化的。这样的一种标准化的教室迅速的拷贝,速度很快,这些硬件的建设的同时,跟华中师范大学和香港的的一所大学合作,开展了梦想课程,叫做全人素质教育,包括理财、艺术这些教育都在里面。怎么能够让教育课程普及呢?采取了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培训大学生,把大学生派到学校去,培训那些乡村老师。那些乡村老师再来培训学生,一般6天完成一个培训过程,一个大学生就可以带一批老师,这一批老师又可以带学生。与此同时又跟所有的乡村学生商量,利用教改系统的政策,把他的课程纳入到乡村学校的课程体系里面去,这样的话平均算来,一个有20个班级的乡村学校在乡村的梦想中心里面上课的时间每周如果有一堂课,就有20堂课在这里,这个教室就反复使用下来了,是一个很高效率的摹本。

2007年建了两家,2008年建了十家,2009年建成了39家,2010年,建到了50家,明年可以建到130家,而且按他们的能力说还可以再多建,不过现在想控制一下。现在有10省市的9万学生在梦想中心上课,接受培训的老师有九千多人,完全可以量化。

我们看一下效率,每个梦想中心教室的成本从十万元下降到了四万元,做130个梦想教室只有需要三个人,速度是15天一个教室,由于形成规模了,现在是统一的采购中心和物流中心,采购中心都建在常熟,价格都压下来了,组织的形成费用比例是6.3%,我们都知道一个粗放型的基金会能够控制在20%已经很了不起了,人均效能的比例,也就是说一个人创造的所谓社会价值46万,而中国的500强企业的人均创造100万。这个是真爱梦想基金会。

下面的案例是北京同心希望家园,是一个草根组织。针对什么问题呢?针对的是北京周边地区的外来人口和流动人口,怎么样使得他们融入城市,尤其是重点提升外来的人口妇女的主体意识、合作意识,使他们获得自信心,由此改善家庭关系和社区氛围。他们在北京的石景山区找了一个外来人口很多的社区,做项目。都做什么呢?参与式的座谈会,请一些老师,请一些医生来讲,这个社区的外来移民的妇女关心什么子女教育问题,健康问题,他们就请专家来讲。还有是开展幼儿园,刚开始是免费的,现在是每个孩子收一百块钱。

在这个社区里搞一个很小的门脸,把二手货收来,很便宜,到社会上募捐旧衣服,旧的课本,放到爱心基金里面,由当地流动人口的妇女做爱心超市的店长,他们自己经营,做了五家爱心超市,做的不错,都赚钱了。还有一个是三点半学校,每天下午三点半,很多人在这儿不理解,在很多城乡交界地区居住人群的家庭很差的,空间狭小,就像今天这种桑拿天孩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家待,他们搞了一个三点半学校,孩子下课以后到三点半学校来接受课后补习,三点半学校还提供图书角,都是免费的新的图书的借阅,另外是搞互助小组,围绕社区妇女,尤其是外来妇女关注的子女教育问题、家庭矛盾问题组成一个一个的小组,这些小组互相帮忙。他们还创造姐妹花通讯,姐妹们我们自己来表达,我们说我们自己想说的话,这个小报很招人喜欢。他们还搞联欢会,放电影等社区活动,大概是把他们所做的事罗列了一下。他们搞了五个爱心超市,拆了三个,一个是奥运会来了市面上不好看,给拆了,还有一个是因为拆迁,但是现在还剩了两家,搞的还不错。还有一家幼儿园,现在在坚持,三点半学校和互助小组也在坚持。

还有什么成果呢?完全不能跟真爱梦想比了,这些项目的成果就特别有意思,社区里外来的孩子不随地拉屎撒尿了,这一点是很明显的,没有办法统计多少次,但是显然是明显改善了。第二,两口子吵架的明显减少了,这个也没有办法量化,但是周边的居民都说明显的感觉到了。原来这个社区里面很孤独,很冷漠,老婆在家就围着电视和孩子,男人在外面打工,回来男人心情好说几句,心情不好就吵架,打孩子的情况非常普遍,现在大大的减少了。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外来妇女的比例大大的提高了,他们搞的爱心超市,搞三点半学校都是当地的妇女来做的,每个人每天补助十块钱,他们不在乎,他们觉得这个事很有意义。社区的冷漠性大大改善了,这也是一个成果。

我来比较一下这两个机构,真爱梦想的领头人叫潘江雪,他来自于金融领域,他把金融界的这一套方法用到了公益组织中,马上就见效了。同心家园的马小朵是个外来人员,是农民工的妻子,他就是感同身受,我的那些姐妹都跟我当年一样的痛苦,所以我要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痛苦。真爱梦想的产品是面向全国,可复制化,同心希望家园是针对一个社区提供有针对的社会服务。从实效来看,真爱梦想三年从每年两个教室扩展到了50个教室,同心希望家园用两年时间持续的改善社区居民的关系,但是没有办法持续。

最后部分是思考:第一,商业组织的效率原则是公益组织学习的方向,但不是唯一的方向。比如说可复制性、投入产出比,这个确实是值得学习的。第二,不是所有的公益产品的评估都是可以量化的,但是必须有人去做。第三,公益产品的评估应该区别于商业产品。我们要讲究物种的多样性,讲究本土化和社会效益,商业组织要求的是产品的标准化、可复制,大规模推广。第四,困难的问题在于如何评估公益产品的效率,如果不以量化考核为原则,究竟怎么评估呢?难道因为小孩不拉屎撒尿了就多给他钱吗?这个很难做到。关于公益组织产品的社会效益有一套评价标准,但是目前我们的组织很少能够找到有效的社会效益评估的方法。如果没有对公益产品可量化的评估,将影响组织的发展,对内无法对员工进行考评激励,对外无法动员更多的社会资源。

结论是两点:第一,应该研究和开发多样产品的公益产品评估工具和评估模式,以推动公益事业在真正专业化道路上的健康发展。第二,真爱梦想和商业化时代的组织效应的榜样,我们应该说它是中央军。同心希望家园应该是本土化,尤其是对组织教育的榜样,规模虽然不大,花钱很少,但是效益明显。这个方法就是共产党过去的方法,培养共产党员,在人民当中生根发言,最后可以得出结果,我的发言完了,谢谢。

李芳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公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