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凯:以慈善冠名的慈善组织走过17年

2010-08-02 18:29:29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田凯:以慈善冠名的慈善组织走过17年

各位来宾大家好!刚才听了三位教授的发言,我有很多想法,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的研究发现,我们中国自1949年以来,第一家直接冠以慈善这个词的组织是1993年出现的,是吉林省慈善总会。从1993-2003,再到2010年,我们真正以慈善冠名的慈善组织走过了17年。相对来讲,为什么我们今天会谈到中国NGO的问责力的问题呢?是因为我们要在短短的17年的时间里面走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感到非常遗憾的是,在我们90年代以来,我们慈善这个词成为了一个新词,这是一个非常遗憾的事。无论是在西方的哪一个国家关于社会福利、社会服务还是公共服务中谈到慈善历史的时候,都不会忘了谈到久远的慈善传统。1949年中国政府更多的替代了民间力量,这是一个遗憾的问题。但是我们高兴的看到90年代以后我们国家慈善事业发展的非常的迅猛,所以引出来了今天我们为什么会谈到问责力的问题。

刚才Scott Kennedy教授谈到了我们研究NPO主题的动态史的问题,最开始我们探讨的是NPO如何有更好的成长环境,现在我们担心NPO的问责力,他们应该对谁负责的问题,这个和我们近年来政府的态度是一致的。因为问责不仅仅是对NPO问责,现在更多谈到的是对政府的问责。当我们NPO在短短的十几年的时间里面面对如此众多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发展?其中一个方面是学习,我们向谁学习?是向国外学习。这些年来我们学习英美的制度,学习欧洲的制度,其中Ryan刚才谈到了理事会的问题,是关于治理问题学习的对象,是我国同时吸收了英美法系和欧洲大陆的治理成果。

我们从国外学习制度是一方面,我想强调的是制度的成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式是从实践中学习,自主的成长出自己的原创性的制度,这个是最关键的。我们在中国对NPO的治理和NPO发展相关的环境中可以看到,这十几年中有一个优势,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吸收发达国家几百年积累的经验,用十几年的时间把制度框架搭建起来。这其中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架子搭好了,但是实施起来还是千变万化的。中国人有一个很重要的文化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制度如何完善?我们很多时候是移植了对方的一个制度,相关的价值体系都没有过来,所以我们会有很多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从实践当中成长出具有原创性的对中国更有价值,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动因是实践者的能力、知识、反思性和能力的培养。阳光文化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在提高NPO从业者的能力,通过增强能力建设来增强他们对制度的反思。

布朗教授谈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是问责的标准从哪里来?有三个标准,基本上国家的标准已经做的很快了,但是非常遗憾的是我们从NPO发展环境规则来讲,我认为政府对规则的反应速度是严重滞后于社会现实发展的速度,这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我们的政府向谁应责?属于他们对公众应责的话,他们的发展速度也会快很多。

Scott Kennedy教授刚才谈到了非营利组织应该向谁负责的问题。我们为什么总是要从政府、捐款人、服务对象、公众当中选择一个呢?为什么从中选择一个问责对象而不是多个呢?我的观点是无论是捐款人还是服务对象,还是政府,还是公众,其实他们对于问责是以共同性为主,差异性为辅的。我们可以从共同的希望当中建立出一套对NPO的发展进行约束,进行规范的一套规则体系,这是我的一个简短的评论,谢谢大家!

田凯简介: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主要研究领域有组织理论与行为、公共与非营利组织管理 、公共与非营利组织人力资源管理 。代表作有《非协调约束与组织运作――中国慈善组织与政府关系的个案研究》、《中国非营利组织理事会制度的发展与运作》、《机会与约束:中国福利制度转型中非营利部门发展的条件分析》。

李芳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公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