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企业多元文化总监刘念宁专访

2009-08-26 18:33:41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公益:大家好,欢迎走进这一期的公益面对面。今天来到我们访谈间的是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企业公民暨多元文化总监刘念宁女士,刘女士欢迎您。

刘念宁:谢谢。

网易公益: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风尘仆仆的从贵州赶回来,才去做了一个项目。我们知道您是在03年的时候加盟思科的,至今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而且从06年开始,您就一直在负责思科企业社会责任这方面的事务。这么长时间以来,您觉得您是如何理解企业社会责任,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CSR这样的概念?

刘念宁:其实在思科,企业社会责任主要分成四个层面,第一个就是企业与公民,企业与公民是最基本的,所谓企业与公民就是指的你公民的一个身份,那身为企业的话,他有一个底线,你在中国不管到哪都得遵纪守法。思科是一个跨国企业,他不只要遵守我们原来总部美国的法律,在中国也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所以第一个基本的层面,就是公民的身份,你就有一定的底线。

第二个部分蛮重要的,在思科里头比较强调的社会责任就是企业与员工。因为员工其实就是企业里头最重要的组成,那我们怎么照顾好我们的员工,这个就是我们很基本的一个社会责任。

第三个就是企业与社会,这个很可能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比如说公益,慈善这方面大部分会被归在社会投资的部分。那这块其实思科也是非常非常的重视的。

第四个就是企业与环境,这个环境的部分现在更是大家特别特别关注的,就是我们现在讲的绿色,怎么样爱护这个地球,保护这个地球。从我们产品的设计开始,一直到生产、制造,一直到我们的销售等等,包括到最后废弃产品的回收,这些都是我们在这个企业里头,思科非常非常重视的。

所以思科对企业社会责任,我们就是界定这四个方面,企业与公民、员工、社会、环境。对我来讲,我觉得这四个应该已经涵盖了在这个企业方面,对这个社会大部分的责任,可能还有很多新的一些想法陆陆续续会出来,但是我觉得就四个方面,已经是一个最根本,也蛮完整的。

网易公益:其实我还了解到,您早在台湾读MBA的时候,您的硕士论文已经在涉及企业公益了,是这样的吗?

刘念宁:对。

网易公益:而且还被称为是台湾的企业社会责任的第一份研究,就是在MBA领域的?

刘念宁:对,这个一说大家就知道我的年纪了,我大概在20年以前,在台湾我的硕士论文是写《大型企业对公益活动赞助的研究》,这里头实际上在当时,其实就像宏基,我们刚才在聊天的时候提到台湾的企业,像宏基,还有像跨国企业现在还在的花旗银行,可口可乐,在台湾都是我做论文的时候访问、研究过的这些大型企业。

网易公益:那么您觉得时隔20年的时间,人们对企业社会责任这样的理解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刘念宁:其实在20年前,我觉得跟现在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在环境上其实差异性就很大。20年以前,其实整个环境跟现在的复杂度比起来相差非常非常多。其实在企业社会责任里头讲的叫“利益相关方”,在当时,比如说20年以前,其实像消费者的意识还是处于刚开始的阶段,所以他的利益相关方的压力其实还不是特别特别的大。所以在当时的话,大家对公益的做法或者是企业社会责任表现出来的形式还是比较单一的。

比如说当时像花旗银行他们做的最多,现在也还在做的,比如说赞助一些艺术方面的活动,要不然就是像捐助这方面,当时在这个部分是比较多的,就是以捐助为主,赞助为主这样的一个形式。那你看到现在,这个环境已经变得很复杂了,现在的环境,消费者也越来越关注。还有一方很重要的就是股东,因为现在股市已经平民化了,20年以前股民的数量比较少,现在的股民数量大,而且大家都很关注他所投资的这个公司,他在企业社会责任上做了什么,是不是一个好的公司,是不是可以有序经营的,不会哪一天我买的股票变成了壁纸。所以在这一块,现在这个环境里面,企业社会表现就变成很多面了,你必须从你的公民身份考虑到你的员工,考虑到环境,考虑到社会,然后考虑各个利益相关方他们所关心的议题,所以这个部分其实变化特别特别的大。所以相对应现在从组织结构上来讲就有很大的变化。

在20年以前,我记得那个时候没有一个公司是有专门的机构做企业社会责任,大部分我当时采访的,或者是研究的部门都是在市场部里头,要不然就是在公关部里头,基本上是没有独立的企业社会责任,或者企业公民这一方面的部门。但你回过头现在来看,几乎在国内比较大的企业,包括跨国企业,包括像我们国内的著名企业,很多。不只是有专门的部门,而且很多企业现在都有自己的基金会。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已经变化很多了,所以他怎么样去体现这个企业社会责任也变成非常非常的多元,有很多的合作模式,企业与企业,企业与第三部门。

我刚才讲环境的变化是非常非常显著的,20年以前我们讲的第三部门,实际上才是刚刚发芽而已,第三部门就是我们讲的民间组织、公益团体。但是你现在再来看公益团体,尤其是从2008年,我们讲是中国的公益元年,你可以看到现在公益组织、民间组织非常非常蓬勃,大概两周以前开了一个公益交流会,你可以看到现场有120几家的民间组织,公益团体在他们的摊位展示他们的项目。所以这个跟20年前比起来,完全是没办法同日而语的,第三部门的蓬勃发展在这一块我觉得也是让企业实施社会责任,有更多的选择。

网易公益:那实际上经历了一个多元化,跟一个越来越专业化发展的途径。那么您也谈到了思科是一个大的跨国企业,在全球很多地方都设有分公司。那么您觉得思科在美国本土,在全球的其他地方,这种CSR的运作和在中国有什么区别吗?或者思科中国是如何实现CSR运作的本土化的?

刘念宁:以跨国公司来讲,在策略上的统一性、一致性是很重要的。所以像我们在策略上,比如说我们要朝哪一个方向,这个是很一致的,比如说我们在中国的话,你可能听到在地震以后我们做的一个叫“思蜀援川”的项目,主要关注两个领域,教育和医疗。像这种关注面上的一致性,我们跟全球是一样的,但是在项目的实施上肯定是不同的。我们在项目实施上,比如援川的项目,从地方政府到省级政府到中央,我们必须了解需求,然后了解当地教育比如学校的需求,了解老师现在的状况,了解学生现在的状况。这个部分很重要,你要立足本地的需求面。但是你又要放眼全球,思科在全球有很多做的很好的典范的实践,是不是能够符合我们在本地的需求。

比如我们在思蜀援川里头,我们所谓的“21世纪学校”,这个项目实际上是几年前在美国有一个飓风,之后在他们那,也是学校毁掉了,之后思科进去,把校园如何数字化,在课件上跟学校合作,把教室变成一个互动教室。我们当时在中国做思属援川的项目之时,我们想我们在美国有重建的经验,把这些重建的好的经验怎样配合中国,可以去好的实施。所以我们在中国做了像都江堰中学是以高中为主,我们有很多学校会做我刚才讲的数字化校园,互动化教室,还有电子白板课程,这是我们根据在国外做的很好的典范项目,把精神和我们知道实施的方法带进来。

但是在中国我们就跟美国做的不大一样。在美国我们做21世纪学校主要面向的是小学为主,但是我们在中国就会试着看中国的需求,比如我们有中小学的,有高中的,有像师专的,我们要看几个学校的实施状况,然后看哪一个我们会走出在中国应用的特色,然后以后可以再去看怎么去改善。所以我想这个部分就是我们刚才在讲的,虽然我们有很多的策略也好,或者好的项目,我们在国外是有看到做的很好的。

但是更重要的你必须要立足于本地,包括我们项目实施的团队,很多都是我们在本地很优秀,具有比如说教育方面有教育的专家,医疗的团队也是在医疗的行业里头非常熟悉解决方案的,我觉得这个是成功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这个当中,也必须实时的跟本地的,我刚才讲接下的项目也有利益相关方,你有你的受众,比如你要看看学校老师的接受程度,你不能光有硬件解决方案,你必须有配套措施,怎么样透过教师培训,然后能够让他们把这个变成是他们自己教学的一部分,这个才能够把我们真的想做的事情,能够把效果发挥出来。

网易公益:说到这里,可能我们就要谈一个问题,就是有关于效果评估。其实我们在做CSR的时候选择项目很重要,做好它很重要。在项目实施以后,如何评估项目的运行效果,思科这边一直采用的是结果导向式的方式来实践企业社会责任,那么思科的评估政策,这一套体系是怎样的,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刘念宁:其实思科在大的CSR的部分,我们讲全球怎么评估,我们全球每年都会做CSR的报告,就是企业公民报告。里头有一些大家公用的指标,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里头我们有一个特别强调的员工参与,我们每年都要看员工志愿。

网易公益:他们是想要做一些什么样的方向,是这样理解吗?

刘念宁:我们如果鼓励员工参加我们的志愿活动,那怎么评估,是不是达到了,比如像中国我们就要去看我们的员工志愿比例大概是多少。那一般来说我们都是跟去年比,思科的评估体系基本上是跟我们自己之前比,尤其在中国我们06年开始还在摸索怎么来做,所以像员工志愿我们就会去看,我们今年有多少员工,志愿了多少小时,全球会去统计,这是其中一个指标。

另外比如我们怎么评估我们员工跟企业的关系,我们每年都有很复杂的员工满意度调查,然后去看看各个面向员工的满意度。比如说你刚刚讲到的项目的实施,我们怎么看这个项目做的好与不好,我举一个现在比较简单的例子,比如上回你参加的“典范工程”的项目,我们在“典范工程”里面,比如针对七个公益组织,我们一起提供了设备、服务、方案,其实我们未来要评估的并不是说我今天支持了几个NGO,我们是要看这七家NGO在未来一年,他是不是有把我们的东西运用起来。我们会去看比如其中的一两家,他们装了我们的IP电话,或者是装了我们的电话会议系统,我们就会去看他有多少次用了我们的电话会议系统,他可以不必出差,那我们会去看这些解决方案对他的实质,他用起来了没有,生产力是不是提高了,用的好不好,这是我们想看的结果。

另外我们在做21世纪学校也是一样,我们并不是说做了就走,实际上我们现在在都江堰中学都有我们的项目经理常常去看,老师用我们的设备教学的状况,就是说这个设备老师有没有在用,他的课件用上了没有,这些电子白板,这些在电子白板上用英特网教学,所以我们会看有多少老师用上了,这个是最重要的。

另外很重要的是去看学生的反馈。因为你做这个最后是学生,我们会去问学生用了这个设备以后,他们的学习跟以前有什么不同,这个是最重要的。我们就在想,真正在评估这个,实际上真的要以你支持的这个受众,他的满意度,他是不是用了这个以后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像我们在学校也在问,老师有没有用,重点是用了以后学生学习有没有提高,有没有触动他更多的发想也好,创意也好,我觉得这方面是我们真的在中国实施方面比较关注的。

网易公益:您刚刚讲思科在CSR这块真的很注重人的因素,不管是对员工满意度的调查,还是对员工志愿的调查,还是受众满意度的调查都是关注人的,我们会适时的调整我们整个CSR实施的策略。您刚刚提到了思科和神州数码联合助力基金典范工程这样的项目,通过这个项目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到一种新的公益模式,就是企业+企业+NGO,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对这样的模式您的看法是怎样的?

刘念宁:像我刚才讲的,现在环境已经变化了,包括企业里的运营环境也比以前更复杂了,然后你的利益相关方也更复杂了,如何能够结合更多的力量来把企业社会责任,或者来把这些公益也好,慈善的项目也好,或者是说对这个社会经济发展有助益的这些项目做的更好。实际上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协作的时代。所以刚刚在讲企业+企业+NGO,实际上真的是“1+1+1”大于“3”,我们跟神州数码实际上在商业上就是很好的合作伙伴。那如果说我们希望商业的合作关系更往上提升,除了在商业上,我们也可以在我们的企业社会责任上,CSR上建立另外一个合作的关系,这也是我们现在希望跟我们的很多合作伙伴一起来做的事情。

像我们再过两天,我们会在成都办全国的代理大会,我们其实在那上头也有一个环节,因为我们在今年年初跟华南区的代理商一起做了一次义卖,大概现在还有十多万,这些钱,就是我们的代理商跟我们一块,然后要捐一个电脑教室给汶川的中学。那这些就是我们希望带动更多我们的伙伴,不管是在商业上的伙伴,或者是供应链上的伙伴,如果大家都能够从商业的关系提升更高一层,到CSR的领域的话,我觉得对这个社会发展是非常非常好的。

那在NGO上面的合作,我觉得第三部门其实是建构和谐社会很重要的基石。因为第三部门他们是真正最深入这个社区,了解社区的需求,而且最能够贴近源,帮我们实施这些项目,而且他们有不同的专长。比如说我们这次支持的这些公益团体,他们有不同的导向,有一些是专门做老人照护,有的专门针对儿童,比如特殊的儿童做一些发展,有一些是针对妇女的,像农家女。所以我觉得透过他们可以把我们的很多在这个社会里头比较需要照顾的群体,能够通过他们的力量可以照顾到。那我们能做的就是各自发挥所长,就是说思科我们有的是我们的技术、我们的设备,我们的合作伙伴神州数码他有他的服务,有他的专门的人员,可以和我们一起来把NGO做起来,我觉得这一块是我们能够做的。

那NGO的话很重要的,就是我们支持一个NGO,如果把一个NGO的能力建设更好了,这是有一个所谓的成数效果,如果直接思科自己跑去跟社区在一起,我们做的不是我们专长的事,NGO做的比我们更熟悉,这是他们的专长。所以如果我们可以把NGO的能力建设好了,他的受众就是成数效果,就增加了,而且在这方面他们肯定做的比我们更有效。

网易公益:就是整合各方的优势,把整个效果资源利用达到最大化,我们也希望看到这样一个模式是未来公益发展的模式。其实就现在的经济状况来说,整个全球的经济还是处于经济危机当中的,可能虽然是往好的方向走,但是还有一些严峻的形势在面对。那么在这样一个大的金融背景下,思科在CSR方面的投入会不会有一些变化或者调整?

刘念宁:我觉得至少在中国我们的投入不会减少,尤其是地震以后,去年7月我们的总裁钱伯斯跟四川省长签了一个《备忘录》,是在三年投入不小于4500万的设备、人力、服务等等方案。我觉得在这个部分思科一定会把这个承诺做下去,包括我们刚刚讲的教育方面和医疗方面。另外你也可以看到,我们的部门现在也是还蛮壮大的。所以我们在这个部分,我们真的是深信一个企业在很困难的时候,虽然经济环境有一些不好,但是实际上我们觉得在这个时候更需要把我们的CSR的策略,真的是一步一步的做下去。所以我觉得思科在这一块就像我刚刚没有把我的工牌带上来,我们在工牌上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我们把我们的文化都弄在上头,有一个文化就是回馈社会。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思科一个理念。那在这个部分,我相信你可以看到至少我们签的《备忘录》是三年,我相信在这个部分只有更多,不会减少。

网易公益:思科一直以来的企业精神实际上都在追求探索跟创新,我们看到思科在很多领域都有一些非常新的发展,然后也是我们互联网领域解决方案的一个领先提供者的地位,那么这样的一个企业精神在我们思科CSR这一块的实现上面是如何体现的呢?

刘念宁:实际上你可以看,思科其实在CSR里头很早被网民讨论的,就是我们在06、07开始做“网助”计划,我们当时把创新的概念带到CSR里头,利用Web2.0的技术,我们在上头号召网民一起来,我们希望网民以物换成我们要捐给学校的文具也好、电脑也好、电视也好,DVD也好,当时就是用Web2.0开始用换物的形式。后来思科做“网助”学堂的方式,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都是非常非常创新的。包括你可以看到我刚刚特别讲的21世纪学校也好,或者我们在医疗的部分,最近我们的医疗团队项目组,他们刚刚捐给四川省人民医院一个卫生医疗车,能够通过卫星加上我们的“网助”,做远程对面的心理咨询也好,或者是问诊也好,这个都是很新的部分。

还有一个就是可能前一阵子,在5月初的母亲节,我们曾经用过我们的“网真”系统。当时汶川有一些中学生,他们是异地复学到了广东的江门,我们就把汶川的妈妈,有20几位妈妈从汶川接到我们成都的办公室,我们把学生从江门接到我们广州的办公室,他们通过我们的“网真”进行交流,他们当时有5个多月没有见到妈妈,所以当时的场面是非常感人,有的妈妈是过去吻屏幕。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在很多科技上面怎么样用在CSR里头,怎么样把人的因素也加进来。

像我们现在也在探索,很多企业搞员工捐款,我们现在也是尝试着用一些线上员工捐款的方式来做这样的事情,能够让这一次的水灾,我们能够员工捐款,透过这个可以很快的到台湾的灾区。这个都是我们很希望探索的新的公益模式,然后看网络的创新,这些科技怎么应用在我们的CSR的项目里头,这也是我们很关注的。

网易公益:因为其实现在整个国内的CSR还是处于一个起步或慢慢向上发展的阶段,很多企业可能还在一个探索的过程当中,思科作为一个大的跨国企业,在这方面有很多成熟的经验,您又作为这一块的企业公民总监,肯定平时也思考的比较多,我们还是想听您来给我们谈一谈您对未来中国CSR发展方向的一个展望,就是您觉得在未来,我们的CSR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刘念宁:我觉得在中国现在在CSR里头,很重要的就是我在讲的协作的模式,因为现在尤其中国其实是地大物博,所以有很多地方是单凭一己之力可能是照顾不到的,即使你这个企业做的再大,很多地方还是你到不了的。所以合作模式的发展非常的重要,比如未来我们跟网易怎么合作,然后我们跟我们的商业伙伴,像神州数码,像我们很多的代理怎么去合作。另外就是跟我刚才在讲的第三部门,像公益组织的这些协作,这个是我觉得在协作的部分是未来一个很值得关心跟探讨的问题。

那还有就是NGO的能力建设,我觉得这一块我们经历了公益元年以后,我们很高兴的是看到很多人对这方面开始有关注、有投入,很多人愿意,甚至于我看到有一些很多年轻人愿意投入这样的公益的行列来。但是我觉得怎么样把企业在经营企业的一些模式,一些效率,能够很好的协助NGO做能力建设,我觉得在这个能力建设这一块,我觉得也是未来我们在CSR发展里头,企业必须要去关注,去协助第三部门在能力建设上做的更好。

那另外就是我觉得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就是现在讲的绿色。绿色是越来越重要,尤其现在环境变迁以后更要去关注,不管是我们产品的研发上面,我们的技术如何能够节能减排,我觉得这个是越来越重要的课题。还有一个课题就是社区的发展,因为现在你可以看到长期的CSR的工作,很重要是如何回归到社区里头,这个也是我们很多关注的,因为你如果看和谐社会的话,他一定是多元的,那多元里头就会有很多社区的工作需要进行。所以我觉得第一个就是未来CSR的协作模式,其实不只是企业跟企业,政府、企业还有NGO,这些协作模式的一个发展。

另外就是我刚刚特别提到的,像绿色环境方面,节能减排这方面的合作,还有就是我刚刚讲的社区的发展,还有就是如何从企业的角度,怎么样能够协助NGO做能力建设,然后能够看到第三部门的蓬勃发展,我觉得这些就是未来CSR这一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

网易公益:好的,谢谢您,今天刘女士跟我们分享了很多有关于企业社会责任这方面宝贵的经验,也介绍了一些思科非常成熟的项目,在这里还要感谢思科为我们中国社会奉献了这么多有益的项目,我们也希望未来中国整个的社会公益的状况越来越好,有更多的企业能够参与到整个企业社会责任的圈子里面来,让我们一同努力,把整个社会变得更好,谢谢您。

刘念宁:谢谢。

网易公益:再见。

刘念宁:再见。

市场合作部关力培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最新公益活动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公益首页